明语大全_经典名言名句摘抄_经典语录_一品句子【5】

梁漱溟始终将梁启超视作是对自己一生影响较大的几个人物之一,故备极敬重,并盛赞道:“当任公先生全盛时代,广大社会俱感受他的启发,接受他的领导。其势力之普遍,为其前后同时任何人物——如康有为、严几道、章太炎、章行严、陈独秀、胡适之等等——所不及。我们简直没有看见过一个人可以发生像他那样广泛而有力的影响。”

孙中山辞世,北京中央公园社稷坛公祭时,豫军总司令樊钟秀特致送巨型素花横额(阔丈余,高四五尺),当中大书“国父”两字。他的唁电挽幛,均称“国父”,此为孙中山先生在公开场合被尊称为“国父”之始。台湾同胞感念中山先生不已,亦纷纷举行追悼会,《民报》则尊称中山先生为“国民之父”。民国二十九年四月一日,国民政府表彰其“倡导国民革命,手创中华民国,更新政体,永奠邦基,谋世界之大同,求国际之平等,光被四表,功高万世”之伟大事迹,通令全国,尊称孙中山先生为中华民国国父。

王国维通过考释甲骨文,使《史记·殷本纪》所传的商代王统得到了物证,证实了司马迁是一个严肃的历史学家。郭沫若说:“殷墟的发现,是新史学的开端;王国维的成绩,是新史学的开山。”

樊云门甚赏吕碧城之才德,尝致书云:“得手书,知吾侄不以得失为喜愠,巾帼英雄,如天马行空,即论十许年来,以一弱女子,自立于社会,手散万金而不措意;笔扫千人而不自矜,乃老人所深佩者也。”

1927年,李大钊就义,报纸上纷纷发表消息,称李大钊在北平“就刑”。傅斯年愤然反驳道:不是“就刑”,是“被害”。1932年陈独秀被捕,他又为之辩诬,盛赞陈是“中国革命史上光焰万丈的大彗星”。

胡适评价徐志摩道:“他的一生真是爱的象征。爱是他的宗教,他的上帝。……志摩这样一个可爱的人,真是一片春光,一团火焰,一腔热情。”

1932年,程砚秋(字玉霜)收荀令香为徒,时人以联贺之:“玉润霜青,辉映程门三尺雪;砚池秋水,平添苟令一分香。”

1933年,丁玲在上海遭到国民党特务绑架,随即被押往南京囚居。直到1936年,丁才逃离南京,随后经西安,来到陕北。丁到达保安后,受到了极高规格的接待,毛泽东、周恩来、张闻天、林伯渠、凯丰等都参加了为她举行的欢迎晚会。欢迎会后不久,毛问丁玲有什么打算,丁回答:“当红军。”毛似乎被感染了,随即填写一阕《临江仙》相赠:“壁上红旗飘落照,西风漫卷孤城。保安人物一时新。洞中开宴会,招待出牢人。纤笔一枝谁与似?三千毛瑟精兵。阵图开向陇山东。昨日文小姐,今天武将军。”

【经典明语】对于张大千的敦煌壁画临摹,评论很多,张大干最看重陈寅恪的一段话:“大干先生临摹北朝、唐、五代之壁画,介绍于世人,使得窥见此国宝之一斑,其成绩固已超出以前研究之范围。

何况其天才特具,虽是临摹之本,兼有创造之功,实能于吾民族艺术上,别阔一新境界。其为敦煌学领域中不朽之盛事,更无论矣。”

1933年4月15日,被胡适奉为“西洋治中国学泰斗,成绩最大,影响最广”的法国汉学家伯希和离开北京时,对前来送行的陈垣、胡适等入说:“中国近代之世界学者,惟王国维及陈先生两人。不幸国维死矣,鲁殿灵光,长受士人之爱护者,独吾陈君也。在平四月,遍见故国遗老及当代胜流,而少所许可,乃心悦诚服,矢志不移,必以执事(指陈垣)为首屈一指。”此言令胡适大为不快。

戴望舒代表作《雨巷》为叶圣陶赏识,始发表于《小说月报》。叶氏称赞其诗“替新诗底音节开了一个新纪元”,戴氏由此得“雨巷诗人”之雅号。

叶公超曾对学生讲:“庞德翻译中国的《诗经》,林琴南翻译西洋小说为中文,其中美妙传神处,可以拍案叫绝。虽然庞德本人并不十分了解中文,林氏不懂英、法原文,翻译时通过别人叙述情节,但一段情节还没有完结,林氏早就把那一段译文写得妥妥当当了,有时比原文还要通达简洁,真是了不起的事!”

抗战前,金岳霖与梁思成及林徽因在北京住前后院。他常常看到梁思成为了占建筑上的某个数据而在房顶上上下下,就为梁氏夫妇编了一副对联:“梁上君子,林下美人。”

刘伯承年轻时与北洋军作战,被一颗子弹打进右眼,造成右眼球坏死,医生决定开刀把坏死的眼球和烂肉割掉。刘伯承担心麻醉剂影响脑神经,拒绝使用。当手术做完后,刘氏告诉医生:“我一直很清醒,在记着刀数,一共是72刀。”医生听罢大为动容,感叹道:您是一个真正的男子汉,可以被称为“军神”!

周氏兄弟的业师寿洙邻认为:“孑民(蔡元培)学问道德之纯粹高深,和平中正,而世多訾嗷,诚如庄子所谓纯纯常常,乃比于狂者矣。”又说:“孑民道德学问,集古今中外之大成,而实践之,加以不择壤流,不耻下问之大度,可谓伟大矣。”

冯友兰说:蔡元培是近代确合乎君子的标准的一个人。曾子说:“可以托六尺之孤,可以寄百里之命,临大节而不可夺也。

君子人欤,君子人也。”儒,“可亲而不可劫也,可近而不可迫也,可杀而不可辱也”。“身可危也,而志不可夺也。”这样的人,才是君子。孔子说:“君子可欺以其方,难枉以非其道。”冯氏说,蔡先生的人格,是儒家教育理想的最高表现。

傅斯年说:“蔡元培先生实在代表两种伟大文化:一日,中国传统圣贤之修养;一日,西欧自由博爱之理想。此两种文化,具其一难,兼备尤不可觏。先生殁后,此两种文化,在中国之气象已亡矣!”

1938年10月,第二届国民参政会上,主战主和人心惶惶。陈嘉庚作为参政员从新加坡发来十一字提案:“敌未出国土前言和即汉奸。”据说主持会议的汪精卫脸都白了。邹韬奋在回忆录中称这十一字“是几万字的提案所不及其分毫,是占今中外最伟大的一个提案”。

1940年,蔡元培病逝于香港,全中国不分政治派别,均表深切哀悼。国民政府发布褒扬令说:蔡元培“道德文章,夙负时望”,“推行主义,启导新规,士气昌明,万流景仰”。

殷海光盛赞梁启超,尝谓其虽已是历史人物了,“可是在这发霉的社会看来,反而显得他的见解是那么鲜活、刚健、康正、开朗而有力”.

陶行知推行“生活教育”,郭沫若以为那是孙中山“唤起民众”、“抉助农工”的具体化,他称陶是“孙中山死后的一位孙中山”。

蔡元培为《鲁迅全集》撰序,他称“先生阅世既深,有种种不忍见不忍闻的事实,而自己又有一种理想的世界,蕴积既久,非一吐不快”。其著述“蹊径独辟,为后学开示无数法门,所以鄙人敢以新文学开山目之”。

金岳霖说:据他所知,熊十力是中国研究佛学最深刻的一个人。

【经典明语】张申府说:如果中国有一个哲学界,金岳霖当是哲学界的第一人。

冯友兰说话有点结巴,但要言不烦,他曾经比较他和金岳霖的异同说:“我们两个人互有短长,他的长处是能把简单的事情说得很复杂,我的长处是能把很复杂的事情说得很简单。”

胡适说:傅斯年是“人间一个最难得最稀有的天才”。

据说黄炎培珍藏一幅王羲之的真迹,毛泽东曾借去一阅。讲好一个月归还,但仅过一周,黄氏就打电话问是否看完。毛泽东让身边工作人员回复:到一个月不还,我失信;不到一个月催讨,他失信。谁失信都不好。又过了几天,黄氏再致电,毛泽东问:“任之先生,一个月的气你也沉不住吗?”到一个月期满,毛泽东命人小心送还,并对黄氏的再三催还评价道:“不够朋友够英雄。”

黄永玉说:“北京城的画家和有意思的老头子很多,各型各色,都让‘解放’这玩意儿冲昏了头,惟独齐白石老头原汤原汁,分毫不变。”

唐德刚曾对胡适作总体评价,他认为:“胡适在这举世滔滔的洪流之中,却永远保持了一个独特的形象,既不落伍,也不浮躁,开风气之先,据杏坛之首,实事求是,表率群纶,确是当代第一人!”

陆丹林五十寿辰,张大干写六尺联为贺,云:“无忧惟著述,有道即功勋。”集屈大均句,见者叹为大手笔。

金松岑称钱仲联诗:图王即不成,退亦足以称霸。

王蘧常撰联以贺钱仲联七十诞辰,云:“才高八斗,看诗同潮,文同海;生朝七十,正露似珠,月似弓。”盖钱仲联九月三日生日也。

王蘧常赠钱钟书对联:“熔铸百家,远惊海客;雕锼万象,独得骊珠。”

沈钧儒喜藏石,因命斋名为“与石居”。自谓“不仅坐拥百城,而且囊括四海”。并赋诗云:“吾生尤爱石,谓是取其坚。掇拾满吾居,安然伴石眠。”

1945年8月,毛泽东在重庆谈判时遇柳亚子,柳索诗,毛泽东即书写旧作《沁园春·雪》,翌日在重庆《新华日报》发表,当时和者不下数十家,而柳亚子独推顾佛影一阕为冠。其全词云:“惨碧中原,特地云封,奇花怒飘。怪荒林穷鸟,依然扰扰,冰河乱水,底事滔滔。孤隼摩空,群獒吠影,谁测琼楼尔许高?天行健,数梅花骨节,寸寸妖娆。英雄恰比多娇,向银海光中舞绿腰。

记瑞金夜走,千军蹴踏;延安露饮,万帐刁骚。绝世聪明,无双才气,余事还将玉琢雕。公天下,尽非唐薄宋,细论前朝。”

1947年初,徐铸成拒绝政府投资10个亿控制《文汇报》的意图,当着陈立夫、吴国桢、宣铁吾、潘公展等人的面,正颜厉色地表示:“《文汇报》是用我的墨汁喂大的”,“不接受任何方面的津贴和政治性投资。”事后,上海警备司令宣铁吾对徐铸成说:“佩服佩服。今天这个场面,你能顶下来,真不容易。我宣铁吾对不起你,曾封了你们七天门;今后,你再怎么骂,我要是再动手,不是人养的。”徐氏回应道:“言重了,我只是凭良心办报而已。”

孔孚有《赠钱钟书》一诗,对钱钟书作了高度诗化的赞美:“你随便行走/不在意地撒一路珠子/一玄鸟啄衔一颗/种于太空/有暗香阵阵/透过云层。”

孔孚拟出“X=”符号刻在瓷盘上,作为向钱钟书祝寿之物。钱钟书收到后,在病榻上驰函申谢云:“……惠锡瓷盘,制作精雅,情意深厚,感刻无任,拜受滋愧。徐文长以‘虫二’示意者,兄代以t×:,.盖见高简古朴,才人手眼,洵不同凡响也!然风月无边,而岁周易尽,‘老境怯增年’,摩挲尊肠,又别是一番滋味耳。”

孔孚读罢来信,大为惊佩,因为他本人也不知他自拟的贺寿符号的出处,急忙去图书馆查对《徐文长集》,结果未能找到,估计是出自徐文长“灯谜”一类尚未出版的遗作中,遂赞叹道:“钱先生上天下地,古今中外,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啊!”

句子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