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法则,让如何提高亲和力不在难

亲和力在社交中很重要,许多社交专家都鼓励人们在社交中要有策略性,要谨小慎微。他们注重的是如何迎合场合、接触到重要人物。而在社交中,这种刻意“寻找关系”的行为非常烦人。做一些不想做但又必须做的事情时,我们往往无法调动起自己的积极性,更不要说把事情做得漂亮。

不同于许多社交专家的忠告及我以前的观点,其实每次交际并不需要目的或具体的目标。我们不要太在意与人交谈的结果,因为交际不是交易,而是“交心”。建立人际关系,要为坦诚相待创造机会,并给交际各方带来益处,使大家互相喜欢。

保持亲和力并不意味着时刻都光鲜亮丽、热情活泼、开心快乐。有时恰恰相反,亲和力是挖掘最真实的你、他人及你们之间的关系。只有真实的力量才能把“交际”变成“交心”。社交网络是建立人际关系的另一种方式,我们与他人的关系就是我们自己的“网络”。无论这种关系是在职场还是在私下形成的,它都会支持我们、联结我们,并使我们在生活的方方面面取得进步。

要充分利用亲和力的能量,我们需要知道何为亲和力及其如何发挥作用。

显然,我们彼此不同,我们应该为此感到高兴,因为我们讨人喜欢的地方正是我们自身的特质。

基于“亲和力”的新型社交网络,会减少人们之间不真诚的往来,增加建立关系的机会。我会带领读者发掘自身的可爱之处,感染他人,建立真实可靠的人际关系,从而达到双赢。在人际交往中,从“亲和力”的角度出发,你会表现得更开心、更舒服,也更容易建立持久关系。

·从“我”到“他”。不以自己为中心,推己及人。

·从“工作”到“任何话题”。丰富话题,避免单一。

·从“现在”到“将来”。目光长远,着眼未来。

这才是建立人际关系的真谛:不是关于“你”,而是关于“你们(的关系)”。

【法则1】

【真实法则——你只是敢和别人不一样】

“做真实的自己。不惧外界对你评头论足,或在世界迫使你改变自己之前,你才是真实的自己。”

——菲尔·麦格劳,电视主持人、心理学家。

做真实的自己,才能更好地与人沟通交流,才能与生活和1_作中遇到的人相处得更加舒服融洽。人际关系才能发展得更加容易和持久。

我曾花很多时间教学生最基本的职场交际——面试。我记得有个学生,名叫拉吉,我注意到他的很多次面试表现十分僵硬。他平时很有幽默感,也很健谈。可是一旦我们进行模拟面试,他的特质就荡然无存。我试着转移他的注意力,不要太关注自己。而当我提m面试问题时,他又变得拘谨呆板,表情十分严肃,说话也磕磕绊绊,语无伦次。

我想让他记住、他最终也理解了的是,在与人交际中没有对错之分,没有正确的方法教你该怎么做。对你来说正确的,也许对其他人就完全错误。

最关键的是做真实的自己。当拉吉在模拟面试表现出真实的自己时,他的思维灵活,对答如流,整个人完全融入到场景之中。他的亲和力也随之显现。

真实的你,是最好的你真实的表现是什么?答案因人而异,因为每个人拥有不同的态度、举止、信仰、技能、知识、曰标和价值观。但一般来说,真实的本质每个人都是一样的,即“真实的自己”。这就是“亲和力法则”——真实的自己,就是最好的自己。

做真实的自己才会感到自然,甚至自己都察觉不到。而当我们“伪装”时,自己却心知肚明.我们会感到尴尬、不自在,甚至表现得不自信,神经也过度紧张。通常情况下,我们“伪装”之后,会身心俱疲。“疲倦”与“身心俱疲”还不一样,前者是一种身体状态,后者是一种精神状态,感觉身体被抽空,这无非是强迫自己做一些不情愿、不真实的事的结果。

当你在“伪装”,失去真实的自己时,脑子里在想什么?这么多年来,我问过很多人这个问题,他们的回答大都如下:·我不喜欢这种场合,但我尽量以礼待人。

·我不喜欢这个人,但我十分注意行为举止。

·我想“演”得更像个成功人士。

·如果他不积极回应我,起码我还有“我表现得不像自己”这个理由。

·我不自在,但无所适从。

这些回答有哪些共同之处?要么反映了我们觉得应该做的事,要么反映了对无助的恐惧。无论出于什么原因,当我们在社交场合无所适从、焦虑不堪时,都会“戴面具”示人。

【检验是否为真实的自己】

检验是否为真实的自己,最简单的方法是,注意自己在交际开始和结束时的感受。

·如果你感到有些厌烦,停下来,问问自己:是什么引起你的厌烦感?

交谈的人、手头的任务,还是周围的环境?·如果你感到轻松自在,也问问自己:是什么使你感到轻松?

无论你的内心感受如何,都要分析其原因。你的答案会提供一些信息,告诉你之前“做真实的自己”和“伪装自己”的场合。了解什么是真实的自己,以及自己什么时候感到放松自然,这样与人相处时才能真诚相待。

【真实缘何重要】

再想想塞缪尔的事。起初,他跟我谈到博物馆募捐事宜和发展计划时,我从他坦率的交谈中,能感受到他愉快的心情。他的真诚打动了我。而几天后,我看到他在募捐活动现场的表现,从他笑僵了的脸上和刺耳的笑声中,我察觉到当时的场合让他十分难堪。结果,他对本职工作的执着和对博物馆的热爱,都没有传达给那些人——那些潜在的赞助者。

真实就是你自己——真诚的反应、自然的情感。把真实的自己展示给他人,是建立人际关系的重要一步。只有这样,他人才会真诚待你,彼此才能互相理解,情感才能慢慢升华。

做自己,别让世界改变你“真实法则”的精髓在于其朴素的观点:无须改变,就做自己。当然,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如今的生活节奏之快,我们都无暇顾及身边的交际场合,更不会意识到在交往中是否是真实的自己。就算我们意识到自己在“伪装”(假装自己的态度、口是心非、表里不一,或者在交际场合心不在焉,草率地沟通交流,因为你认为自己没有时间好好融人进去),有时也无能为力。但是秘诀就是停止扮演自己认为应该成为的那个人,无论是小题大做的领导,还是不敢直言的新员工。不要监督或事先计划自己的行为。不要多想,就做自己。

在我极少的闲暇时间,我会看一些电视真人秀,这给我带来欢乐,但也有些愧疚。这些真人秀大多是选手个性之间的竞争,我很喜欢看他们各色的表演。我喜欢一些选手的原因始终是:他们的真实吸引着我。在一个节目上,有个选手说话像机关枪一样,这一点有时会让人厌烦。她知道她有这个特点,也尽量在控制,可就是收不住,一直喋喋不休,越说越兴奋。即使有些选手因此不悦,但这是她的特质,再加上一点儿幽默感,就成了她真正有魅力的地方。在另一个节目上,有个女孩鹤立鸡群,像个自命不凡的“冰美人”,众人艳羡不已。但事实上,她是个“傻乎乎”的可爱姑娘,她的傻劲收放自如,而且她对自己的美貌也不以为意,这都使她很讨人喜欢。

就博物馆那件事,我跟塞缪尔谈了谈他不真实的行为。之后,我也一直在指导他,在社交场合如何认识自己的弱势,发挥自己的优势。在某次指导练习中,我们分析了为何孩子们可以不顾自己的行为,完完全全真实地表现自己。我讲了一个故事,我有一个朋友是一所小学的校长,她的红色头发十分扎眼,非常引人注意。她知道学生们都如何评价她的发型,因为孩子们都直言不讳,脱口而出。“我喜欢你头发的颜色,和我的雨衣很配。”

他们说,“你为什么把头发搞成这样?”每次她讲到这些事的时候,都面带微笑,透露着对孩子们真诚的敬佩之情。

当然,我们练习的目的并不是要像孩子们如此真实,也不是像当塞缪尔见到博物馆赞助者戴着古怪的帽子时就张口大笑。我们试图在成人的世界里,在改变自己的行为之前,能像个孩子一样无拘无束,做真实的自己。我们努力回想还没有成人的责任和困扰前的时光,那时我们的情感、目的和行为都不受外界的左右。

塞缪尔在交际中感到轻松自在时,他意识到尽管自己很厌烦跟一大群人打交道,也很厌烦成为交际场的焦点,却能在与一个人或一小部分人交谈时,感到完全的放松自在。只有这时,他可以很容易地引起博物馆赞助者(或潜在赞助者)的注意和兴趣,也有益于博物馆的发展。

【检测你的真实性】

当你在社交场合感到不适或无法融入其中时,用一点儿时间问问自己:这是真实的我吗?如果“是”,那就太棒了,继续你们的交流。有时无法融入其中,是因为你需要重新集中自己的注意力,真诚地与人交往。你的不适感也可能源于你太想让自己表现得积极,这种情况下感到不适也是真实的反应。

但如果你的答案是“不是”,那么下一个问题,为什么(不是)。

·是因为你认为自己应该怎么去做,所以一直不停地改变自己的行为?·因为这个场合中有什么使你感到紧张、手足无措?

深呼吸,做回真实的自己。问问自己,“最坏的情况是什么”,你会发现,其实答案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提醒自己可对这个场合产生的积极影响。

做真实的自己,可以使你在交际中不带有目的性。

【凭真心交朋友】

我在商学院读书的第一年,班里共65人。有一天,我和同学们被分成几个小组,我们称为“小团体”。每个“小团体”的成员在第一年一起上课,也就自然形成了一个个“小帮派”。

我的“小团体”由几个小组构成,他们都有一些相同的特点,如地理区域背景、家庭状况、职业规划。我能很好地融人到两个小组中,他们分别以一个波士顿小伙儿和一个布鲁克林小伙儿为核心。“波士顿组”都穿着P。l。衫和卡其裤,他们的言行举止都显得十分讲究,看上去过着高品质的生活,人脉很广。而从布鲁克林小伙儿迪安身上,就可以对“布鲁克林组”的特点一窥究竟,他们显然不那么讲究,生活也没那么精致。他们的成长环境也不如“波士顿组”,他们说话大声,吵来吵去,还不时逗弄彼此,显得有些粗俗。

这两组之间有很明显的区别,但对我都很友好。我也很喜欢这两组里的同学们,对他们都有好感。如果我只考虑哪个小组能给我更多,那我肯定会成为“波士顿组”的成员,能更容易地建立有用的关系(我青定也能享受在汉普顿斯度假)。我与“波士顿组”出去聚会时,总觉得自己要不断审视自身喧闹外向的本性,与他们的关系有些勉强和脆弱。而与“布鲁克林组”在一起时,我感到十分自在、开心、放松。我没有与“波士顿组”的同学断交,但与“布鲁克林组”的感情越来越深,因为与他们在一起,我才是真实的自己。

我与“布鲁克林组”交往时,除建立友谊、分享兴趣外,别无他想,而这些友谊也一直丰富着我的_工作和生活。多年之后,当我告诉迪安我被解雇时,我以朋友的身份请他帮忙,万万没想到他会说“来吧,来我这儿”。

不到一周,我就去了他那里。对我而言,“布鲁克林组”的成员不仅是朋友,不管职业上还是个人生活上,他们都成了我重要的客户、同事、下线及信息源。而这些是我在与他们交朋友时根本没去想的。

当你要做自己想做的选择,而不是你认为应该做的选择时,就要做真实的自己。这不仅是选择你要参与的场合,也决定在参与的场合中你如何表现。

我们面对每个场合时,有四种基本态度。它们可以再次确定我们是否是真实的自己,从而帮助真实的自己展现出来。

“乐于做”:做这些事时你可以真实地感受到警醒、兴奋。

“想做”:可以自由选择要做的事情,尽管选择和完成事情并不容易。

“不得不”:不得不去做,就算你感到十分厌烦。

“应该”:社会、公司或外界力量认为这样做对你有利。即使你同意他们的看法,但这些事情也不是你想做的,而是你觉得自己有“义务”去做的。

接下来,检测一下这四种态度。在你的“做事清单”中选几件事,别多想,记下你对它们的态度:“乐于做”、“想做”、“不得不”、“应该”。你会惊奇地发现,这么简单的测试,结果却不简单。例如,你将在高中演讲,你会发现,你是“乐于”对着400名充满活力的青少年演讲,还是“不得不”对着400名吵闹的青少年演讲。同样的场合,却有不一样的态度。一旦知道了自己的态度,你就要考虑自己的选择,然后决定如何去做。

【选择一:执行】

如果你“乐于做”或“想做”,那就去做。如果是“不得不”或“应该”的态度,但事情重要,即使你心不甘、情不愿,也要考虑如何去完成。这种情况下,寻找完成事情的方法,并保证做真正的自己。在塞缪尔的案例中,他不仅参加募捐活动,还要招呼宾客,尽管他为之感到不适,但这是他工作的重要部分。他不用再“伪装”自己,成为交际场的中心;现在他可以选择跟一小部分人交谈,这使他感到更自在,交流也更有效率。他接手的是一项“不得不”做的工作,但他找到7应对方法,同时也做到了真实的自己。

【选择二:重构】

有时,我们不可避免地会碰到“不得不”和“应该”做的事情,那就换一种角度去看它。例如,如果塞缪尔起初对活动的态度是:“我‘不得不’参加募捐活动,还得与宾客说来说去。”他可以换一种态度:“我想告诉他们所有有关博物馆规划的事情。”换一种心态看待令人厌烦的场合,你就可以把注意力集中到自己感兴趣或感到舒服的方面,使之成为“乐于做”或“想做”的事情。

【选择三:删除】

你不想做的事情,大多数是不能轻易“删除”的。有些事情必须做,你只能全力以赴。但是,在做之前,再仔细看看这些事。我们经常陷入这种消极情绪,以至于其掌控了我们的思想,遮蔽了真实的自己,最终只能屈服于外界的压力。但是,如果你认为有些“不得不”和“应该”做的事情实际不必要做,完成这些事无非是走过场、装样子时,就可以把它们从“做事清单”中删除。如果不能以真实的自己和正能量对待手头的事情,你就无法充分利用你的时间和能力。

【你可以等别人先开口】

内向的人通常认为建立人际关系是外向人的“专属”,但大部分外向的人并不赞同这一观点。外向的人基本都不考虑人际关系这些事情,因为他们忙得顾不上分析自己在干什么。与内向的人想的不同,外向的人在社交中也面临很多问题(这一点在法则3有详细说明)。

其实,内向的人在职场或日常生活中也可以完全放松自如,而且“内向”也是一种优势。内向的人是很好的倾听者,他们可以很自然地开展对话。

如果你性格内向,那就听从自己内心的节奏。不要试图模仿那些“人来疯”的同事,自己怎么舒服就怎么做。一整夜的闲聊后,你会感觉疲倦吗?提前离开聚会没关系,跟你需要接触的人交谈完,就可以离开。当你与一群人交谈时,你倾向于先听别人说,等自己有话说时才开口吗?这没什么大不了,就这么去做。你所做的事情,只要是真实的自己所为,都是可以接受的。

【如何与不喜欢的人打交道】

有时,不论出于什么原因,我们要与一些自己不喜欢的人打交道。在随意的场合,我们可以随心处理,因为我们可以尽量减少与那些人的接触。但在职场,这对我们来说就是一种挑战。面对难相处的同事,你如何才能把消极的交流变得积极起来?

我的朋友朱莉性格内向,总是很害羞。她和男朋友的感情很好,有一天,她男朋友邀她去吃晚餐并见他的父母。朱莉表面上欣然答应,内心却十分抵触。“我该怎么吃这顿饭啊?”她问我,“我该怎么做啊?”当我回答说让她就做真实的自己时,她很不解地看着我。做真实的自己,这并不是朱莉想在吃饭时表现出来的。她很担心自己会让男朋友的父母失望,不知道该如何留下“完美女友”的印象。我对她说:“如果你一直不吭声,等着别人开始谈话,那就等着呗,这没什么不好。”一道光在她的眼睛里闪现,她好像允许了“做真实的自己”。

后来我跟她一起签到上班,我问她那天吃饭感觉怎么样。“非常好。”她平静地说,“刚开始,我们不怎么亲昵,我虽然有点害羞,但并不像傻子。

老实说,这就是真实的我,我知道了害羞没什么,我不用竭力隐藏。我接受了我的性格,即使在新场合还是会感到有些不适,但这也没什么。”

(对同事)业绩评估就令我十分棘手。我经常在评价下属工作情况时,先给自己留点儿时间重新考量那些“烦人”的同事,他们要么表现差劲,要么处事能力差,连累其他同事。但是如何评价他们的表现才能改善(而不是破坏)整个工作状况呢?

我的第一份全职工作是在一家会计师事务所。工作第二年,我负责一个审计小组,其中有个叫凯文的小伙子,他有点儿不太灵光。审计项目要求高、时间紧,每个人都必须高效工作。但是,每轮工作下来,凯文总要搞砸,我们还得再花时间,帮他收拾“残局”。他真的快把我气疯了。

审计工作结束后,我得评估凯文的工作表现。一想到他总给我和其他同事带来额外的工作量,我就气不打一处来。但我也不能在业绩评估时对他怀有“敌意”,因为这会暴露我管理不善,也不会对这一情况有任何积极影响。

我该怎么做?经过几个不眠夜和一番思想斗争,我终于找到一个好方法。

我认真地考量了凯文这个人,老实讲,他确实有些缺点,但也有让人钦佩的优点。他每天来上班,脸上都挂着一丝微笑,他是我们当中与客户关系最亲密的。如果需要获取任何信息,他总能第一个搞到手。我先想了一遍他工作中的缺点和亮点,才开始评估他的业绩,并与他就此进行了诚恳的讨论。

我们开诚布公,将心比心,我发现他现在的工作并不适合他。我们制订了解决方案——把他留在公司,但调去更适合他的部门锻炼。这个方案实施后,凯文的事业也大步前进。这件事对我启发很大,教会了我“真实性”的一个重要部分是敞开心扉,帮助他人找到自己的“真实性”。尽管刚开始我对凯文存在抵触心理,但最终还是找到方法,发现了真实的凯文和他的优点。这对我俩都有好处。

【找到好方法】

有时,我们不得不与自己不喜欢的人打交道。我们的本能反应是,隐藏自己真实的感受,可内心却充满对这个人的厌恶。当然,要隐藏自己的真实感受就得伪装,但这样的“伪装”经常能一眼看穿。所以,当与难相处的同事或初识之人打交道时,不要强颜欢笑,不要隐藏自己的情绪,也不要不理惹恼你的人。

相反,要找到方法发现他们的好处。有些人与我们的品性不同,会让我们感到不舒服;但那些与我们太过相似的人,我们也会拒之千里。实际上,这两种情况都能给我们创造机会,去欣赏自己和周围的人。

·有些人的优点恰是你的缺点。你会与这些人产生共鸣和理解吗?·有人会把你不愿面对的关于你自己的信息反馈给你。你会与这些人产生共鸣和理解吗?·同样重要的是,无论哪种情况下,你是否能与自己产生共鸣和理解?

不要戴着有色眼镜看那些令你厌烦的人,发现他们值得你欣赏和敬佩的品质,这会改变你对他们的看法。你们交谈时,你也会感到轻松自在,肢体语言也更自然。你不必与他们成为最好的朋友,但也没必要一意孤行,把情况搞得更糟。当你把注意力集中到欣赏他人时,彼此的亲和力都会有所提高。

【要怎么应对“令人厌烦”的社交活动】

“真实”并不是让你粗鲁无礼、惹人讨厌、行为不端,它意味着找到本真的自己,并把真实的自己表现出来,这样别人才可以与你相知。“真实”也意味着倾听自己内心的声音,察觉内心世界最真实的反应,还意味着身处艰巨、困难、感到不适的场合时,寻找方法,用“真实”去处理。有没有你认为应该参加,但令你厌烦的社交活动?如果这是你应该去,但并非不得不去的活动,直接“删除”,让自己脱身。如果你必须参加,那就“重构”它,以自己的方式参加,把它变成自己想去且乐于去的活动。想想塞缪尔,他“重构”了让他陷于窘境的募捐活动,转而与一小部分人交谈,这不仅使他放松自然,也为真实有效的谈话创造了机会。

做真实的自己,你就会到达自己想去且需要去的地方;做真实的自己,你就会建立有益持久的人际关系。

真实法则。真实的自己就是最好的自己。

做真实的自己。最适合你的方法就是正确的方法。无论提早离开聚会,还是待一整晚:无论是聚会的中心,还是与一小部分人周旋,按真实的自己做事,人们也会有积极的回馈。

凭心交朋友。能够建立起最稳固的社交网的关系,才是你真正在乎的。

执行、重构、删除。审视自己的选择,并调整自己的态度,展现真实的自己。

当有一些“不得不”和“应该”做的事情时,将之转化成“乐于做”和“想做”的事。也就是说,在不同的场合找到自己较能接受且感到舒适的东西。

如果有些“不得不”和“应该”做的事情不是必须的,那就“删除”。你有很多选择!

不要伪装,做真实的自己。在与难相处的人打交道时,发现其身上的闪光点,这有助于形成更有效的交际。

句子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