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士比亚十四行诗【1—20】

莎士比亚十四行诗的魅力在于,真实又含有浪漫色彩的表达了特定人物的丰富情感,细腻,唯美;使人读来回味悠悠,很想触摸,拥抱那种感觉,缠绵永久,,,,,

请赏读:

【一】

对天生的尤物我们要求蕃盛,

以便美的玫瑰永远不会枯死,

但开透的花朵既要及时凋零,

就应把记忆交给娇嫩的后嗣;

但你,只和你自己的明眸定情,

把自己当燃料喂养眼中的火焰,

和自己作对,待自己未免太狠,

把一片丰沃的土地变成荒田。

你现在是大地的清新的点缀,

又是锦绣阳春的唯一的前锋,

为什么把富源葬送在嫩蕊里,

温柔的鄙夫,要吝啬,反而浪用?

可怜这个世界吧,要不然,贪夫,

就吞噬世界的份,由你和坟墓。

【二】

当四十个冬天围攻你的朱颜,

在你美的园地挖下深的战壕,

你青春的华服,那么被人艳羡,

将成褴褛的败絮,谁也不要瞧:

那时人若问起你的美在何处,

哪里是你那少壮年华的宝藏,

你说,“在我这双深陷的眼眶里”,

是贪婪的羞耻,和无益的颂扬。

你的美的用途会更值得赞美,

如果你能够说,“我这宁馨小童

将总结我的账,宽恕我的老迈”,

证实他的美在继承你的血统!

这将使你在衰老的暮年更生,

并使你垂冷的血液感到重温。

【三】

照照镜子,告诉你那镜中的脸庞,

说现在这庞儿应该另造一副;

如果你不赶快为它重修殿堂,

就欺骗世界,剥掉母亲的幸福。

因为哪里会有女人那么淑贞

她那处女的胎不愿被你耕种?

哪里有男人那么蠢,他竟甘心

做自己的坟墓,绝自己的血统?

你是你母亲的镜子,在你里面

她唤回她的盛年的芳菲四月:

同样,从你暮年的窗你将眺见——

纵皱纹满脸——你这黄金的岁月。

但是你活着若不愿被人惦记,

就独自死去,你的肖像和你一起。

【四】

俊俏的浪子,为什么把你那份

美的遗产在你自己身上耗尽?

造化的馈赠非赐予,她只出赁;

她慷慨,只赁给宽宏大量的人。

那么,美丽的鄙夫,为什么滥用

那交给你转交给别人的厚礼?

赔本的高利贷者,为什么浪用

那么一笔大款,还不能过日子?

因为你既然只和自己做买卖,

就等于欺骗你那妩媚的自我。

这样,你将拿什么账目去交代,

当造化唤你回到她怀里长卧?

你未用过的美将同你进坟墓;

用呢,就活着去执行你的遗嘱。

【五】

那些时辰曾经用轻盈的细工

织就这众目共注的可爱明眸,

终有天对它摆出魔王的面孔,

把绝代佳丽剁成龙钟的老丑:

因为不舍昼夜的时光把盛夏

带到狰狞的冬天去把它结果;

生机被严霜窒息,绿叶又全下,

白雪掩埋了美,满目是赤裸裸:

那时候如果夏天尚未经提炼,

让它凝成香露锁在玻璃瓶里,

美和美的流泽将一起被截断,

美,和美的记忆都无人再提起:

但提炼过的花,纵和冬天抗衡,

只失掉颜色,却永远吐着清芬。

【六】

那么,别让冬天嶙峋的手抹掉

你的夏天,在你未经提炼之前:

熏香一些瓶子;把你美的财宝

藏在宝库里,趁它还未及消散。

这样的借贷并不是违禁取利,

既然它使那乐意纳息的高兴;

这是说你该为你另生一个你,

或者,一个生十,就十倍地幸运;

十倍你自己比你现在更快乐,

如果你有十个儿子来重现你:

这样,即使你长辞,死将奈你何,

既然你继续活在你的后裔里?

别任性:你那么标致,何必甘心

做死的胜利品,让蛆虫做子孙。

【七】

看,当普照万物的太阳从东方

抬起了火红的头,下界的眼睛

都对他初升的景象表示敬仰,

用目光来恭候他神圣的驾临;

然后他既登上了苍穹的极峰,

像精力饱满的壮年,雄姿英发,

万民的眼睛依旧膜拜他的峥嵘,

紧紧追随着他那疾驰的金驾。

但当他,像耄年拖着尘倦的车轮,

从绝顶颤巍巍地离开了白天,

众目便一齐从他下沉的踪印

移开它们那原来恭顺的视线。

同样,你的灿烂的日中一消逝,

你就会悄悄死去,如果没后嗣。

【八】

我的音乐,为何听音乐会生悲?

甜蜜不相克,快乐使快乐欢笑。

为何爱那你不高兴爱的东西,

或者为何乐于接受你的烦恼?

如果悦耳的声音的完美和谐

和亲挚的协调会惹起你烦忧,

它们不过委婉地责备你不该

用独奏窒息你心中那部合奏。

试看这一根弦,另一根的良人,

怎样融洽地互相呼应和振荡;

宛如父亲、儿子和快活的母亲,

它们联成了一片,齐声在欢唱。

它们的无言之歌都异曲同工

对你唱着:“你独身就一切皆空。”

【九】

是否因为怕打湿你寡妇的眼,

你在独身生活里消磨你自己?

哦,如果你不幸无后离开人间,

世界就要哀哭你,像丧偶的妻。

世界将是你寡妇,她永远伤心

你生前没给她留下你的容貌;

其他的寡妇,靠儿女们的眼睛,

反能把良人的肖像在心里长保。

看吧,浪子在世上的种种浪费

只换了主人,世界仍然在享受;

但美的消耗在人间将有终尾:

留着不用,就等于任由它腐朽。

这样的心决不会对别人有爱,

既然它那么忍心把自己戕害。

【一0】

羞呀,否认你并非不爱任何人,

对待你自己却那么欠缺绸缪。

承认,随你便,许多人对你钟情,

但说你并不爱谁,谁也要点头。

因为怨毒的杀机那么缠住你,

你不惜多方设计把自己戕害,

锐意摧残你那座峥嵘的殿宇,

你唯一念头却该是把它重盖。

哦,赶快回心吧,让我也好转意!

难道憎比温婉的爱反得处优?

你那么貌美,愿你也一样心慈,

否则至少对你自己也要温柔。

另造一个你吧,你若是真爱我,

让美在你儿子或你身上永活。

和你一样快地消沉,你的儿子

也将一样快在世界生长起来;

你灌注给青春的这新鲜血液

仍将是你的,当青春把你抛开。

这里面活着智慧、美丽和昌盛;

没有这,便是愚蠢、衰老和腐朽:

人人都这样想,就要钟停漏尽,

六十年便足使世界化为乌有。

让那些人生来不配生育传宗,

粗鲁、丑陋和笨拙,无后地死去;

造化的至宠,她的馈赠也最丰,

该尽量爱惜她这慷慨的赐予:

她把你刻做她的印,意思是要

你多印几份,并非要毁掉原稿。

【一二】

当我数着壁上报时的自鸣钟,

见明媚的白昼坠人狰狞的夜,

当我凝望着紫罗兰老了春容,

青丝的卷发遍洒着皑皑白雪;

当我看见参天的树枝叶尽脱,

它不久前曾荫蔽喘息的牛羊;

夏天的青翠一束一束地就缚,

带着坚挺的白须被舁上殓床;

于是我不禁为你的朱颜焦虑:

终有天你要加入时光的废堆,

既然美和芳菲都把自己抛弃,

眼看着别人生长自己却枯萎;

没什么抵挡得住时光的毒手,

除了生育,当他来要把你拘走。

【一三】

哦,但愿你是你自己,但爱呀,你

终非你有,当你不再活在世上:

对这将临的日子你得要准备,

快交给别人你那俊秀的肖像。

这样,你所租赁的朱颜就永远

不会有满期;于是你又将变成

你自己,当你已经离开了人间,

既然你儿子保留着你的倩影。

谁肯让一座这样的华厦倾颓,

如果小心地看守便可以维护

它的光彩,去抵抗隆冬的狂吹

和那冷酷的死神无情的暴怒?

哦,除非是浪子;我爱呀,你知道

你有父亲;让你儿子也可自豪。

【一四】

并非从星辰我采集我的推断;

可是我以为我也精通占星学,

但并非为了推算气运的通蹇,

以及饥荒、瘟疫或四时的风色;

我也不能为短促的时辰算命,

指出每个时辰的雷电和风雨,

或为国王占卜流年是否亨顺,

依据我常从上苍探得的天机。

我的术数只得自你那双明眸,

恒定的双星,它们预兆这吉祥:

只要你回心转意肯储蓄传后,

真和美将双双偕你永世其昌。

要不然关于你我将这样昭示:

你的末日也就是真和美的死。

【一五】

当我默察一切活泼泼的生机

保持它们的芳菲都不过一瞬,

宇宙的舞台只搬弄一些把戏

被上苍的星宿在冥冥中牵引;

当我发觉人和草木一样蕃衍,

任同一的天把他鼓励和阻挠,

少壮时欣欣向荣,盛极又必反,

繁华和璀璨都被从记忆抹掉;

于是这一切奄忽浮生的征候

便把妙龄的你在我眼前呈列,

眼见残暴的时光与腐朽同谋,

要把你青春的白昼化作黑夜;

为了你的爱我将和时光争持:

他摧折你,我要把你重新接枝。

【一六】

但是为什么不用更凶的法子

去抵抗这血淋淋的魔王——时光?

不用比我的枯笔吉利的武器,

去防御你的衰朽,把自己加强?

你现在站在黄金时辰的绝顶,

许多少女的花园,还未经播种,

贞洁地切盼你那绚烂的群英,

比你的画像更酷肖你的真容:

只有生命的线能把生命重描;

时光的画笔,或者我这枝弱管,

无论内心的美或外貌的姣好,

都不能使你在人们眼前活现。

献出你自己依然保有你自己,

而你得活着,靠你自己的妙笔。

【一七】

未来的时代谁会相信我的诗,

如果它充满了你最高的美德?

虽然,天知道,它只是一座墓地

埋着你的生命和一半的本色。

如果我写得出你美目的流盼,

用清新的韵律细数你的秀妍,

未来的时代会说:“这诗人撒谎:

这样的天姿哪里会落在人间!”

于是我的诗册,被岁月所熏黄,

就要被人藐视,像饶舌的老头;

你的真容被诬作诗人的疯狂,

以及一支古歌的夸张的节奏:

但那时你若有个儿子在人世,

你就活两次:在他身上,在诗里。

【一八】

我怎么能够把你来比作夏天?

你不独比它可爱也比它温婉:

狂风把五月宠爱的嫩蕊作践,

夏天出赁的期限又未免太短:

天上的眼睛有时照得太酷烈,

它那炳耀的金颜又常遭掩蔽:

被机缘或无常的天道所摧折,

没有芳艳不终于凋残或消毁。

但是你的长夏永远不会凋落,

也不会损失你这皎洁的红芳,

或死神夸口你在他影里漂泊,

当你在不朽的诗里与时同长。

只要一天有人类,或人有眼睛,

这诗将长存,并且赐给你生命。

【一九】

饕餮的时光,去磨钝雄狮的爪,

命大地吞噬自己宠爱的幼婴,

去猛虎的颚下把它利牙拔掉,

焚毁长寿的凤凰,灭绝它的种,

使季节在你飞逝时或悲或喜;

而且,捷足的时光,尽肆意摧残

这大干世界和它易谢的芳菲;

只有这极恶大罪我禁止你犯:

哦,别把岁月刻在我爱的额上,

或用古老的铁笔乱画下皱纹:

在你的飞逝里不要把它弄脏,

好留给后世永作美丽的典型。

但,尽管猖狂,老时光,凭你多狠,

我的爱在我诗里将万古长青。

【二O】

你有副女人的脸,由造化亲手

塑就,你,我热爱的情妇兼情郎;

有颗女人的温婉的心,但没有

反复和变幻,像女人的假心肠;

眼睛比她明媚,又不那么造作,

流盼把一切事物都镀上黄金;

绝世的美色,驾御着一切美色,

既使男人晕眩,又使女人震惊。

开头原是把你当女人来创造:

但造化塑造你时,不觉着了迷,

误加给你一件东西,这就剥掉

我的权利——这东西对我毫无意义。

但造化造你既专为女人愉快,

让我占有,而她们享受,你的爱。

句子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