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书五经》经典名句感悟赏析

⊙昊天不平,我王不宁。不惩其心,覆怨其正。家父作诵,以究王汹。式讹尔心,以畜万邦。(《诗经·节南山》)

【译文】老天做事不公平,使我君王心不宁。太师不能戒邪念,反把正道来忌恨。家父所以作此诗,是为追究那恶人。以冀感化君王心,安抚万邦久昌盛。

【感悟】中国古代社会,多少王朝兴衰更替、起起落落,你方唱罢我登场。如何保持一朝一国的长治久安?诗人希望通过惩戒贼臣、感化君王,从而实现重振朝纲的做法虽然难以实现,但也不乏真知灼见。是啊,王朝兴替与其说是天灾,倒更不如说是人祸。所以,只有找到一种让所有人都能尊重秩序、各安其分、各尽其职的制度和方法,才能确保国家长久的和平与繁荣。

⊙奕奕寝庙,君子作之。秩秩大猷,圣人莫之。他人有心,予忖度之。跃跃毚兔,(来源 www.yipinjuzi.com)遇犬获之。荏染柔木,君子树之。往来行言,心焉数之。蛇蛇硕言,出自口矣。巧言如簧,颜之厚矣。(《诗经·巧言》)

【译文】巍峨高大的宗庙,开国君王把它造。建国大计真宏伟,圣人谋划好奇妙。他人对我有心计,思虑全面又周到。狡兔蹦蹦又跳跳,遇到猎犬跑不掉。佳木虽然弱枝条,那是君王亲手造。流言蜚语布四方,仔细盘算方可靠。自以为是说大话,口出谬言真可笑。花言巧语舌如簧,脸皮厚厚不害臊。

【感悟】语言是人类特有的机能。人们有一万个理由为自己所拥有的语言能力而自豪,然而人们又可能因信口雌黄与颠倒黑白深受其害。生活中,那些厚颜无耻、巧舌如簧的鼠辈纵然可能权倾冲天、飞扬跋扈一时,但终不能逍遥一世。

⊙鼓钟将将,淮水汤汤,忧心且伤。淑人君子,怀允不忘。(《诗经·鼓钟》)

【译文】敲钟声铿铿锵锵,淮河水浩浩荡荡,心中忧愁又哀伤。那些善良诸君子,诚信满怀不相忘。

【感悟】这里有鼓乐喧天,这里有浩浩淮水,作者无心欣赏却黯然神伤,这是为什么呢?原来是那些所谓善良和诚实之人原本不善,也原本不诚啊。真诚与善良是最值得歌颂的品德,它本然天成,无需装扮,更不取决于财富的多少。对那些拥有权力、财富却反而丧失善良与真诚的人,还值得你羡慕吗?

⊙瞻彼洛矣,维水泱泱。君子至止,福禄既同。君子万年,保其家邦。(《诗经·瞻彼洛矣》)

【译文】你看洛水长又长,河水深深又宽广。天子乘驾已来到,福禄齐聚供君王。天子寿命万年长,保其家国得安康。

【感悟】古代阶级社会,国之兴亡常常系于君王一人,所以君主的德性、脾气、爱好与才能大小往往也决定了国家的命运。而这种希望君主万寿无疆来求得国家长治久安的做法只能是自欺欺人。

⊙命之不易,无遏尔躬。宣昭义问,有虞殷自天。上天之载,无声无臭。仪刑文王,万邦作孚。(《诗经·文王》)

【译文】保持天命不容易,不能断送你手上。美好声誉传四方,常虑上天灭殷商。冥冥上天载万物,无声无息自徜徉。效法文王做榜样,万邦信赖国乃昌。

【感悟】天命即民意,顺之者昌,逆之者亡;水可载舟,亦可覆舟,此乃千古真理。

⊙文王在上,於昭于天。周虽旧邦,其命维新。有周不显,帝命不时。文王陟降,在帝左右。(《诗经·文王》)

【译文】文王魂灵在上天,啊,显耀德行甚天庭。虽然吾周为旧国,所承天命已为新。周朝国远方显耀,帝命昭昭且善行。不管文王升与降,天帝左右不相离。

【感悟】国运昌盛与否到底是在于天命还是人心呢?虽然周王承认有“帝命”的存在,然而他们心中的上帝不在于上天而在于文王显耀的德行。以此可见,周初统治阶层的头脑是清醒的,尤其他们关于“维新”的思想更是启发后人开拓进取、与时俱进的重要思想渊源。

⊙干禄百福,子孙千亿。穆穆皇皇,宜君宜王。不愆不忘,率由旧章。(《诗经·假乐》)

【译文】千禄百福为你降,千子亿孙真兴旺。仪容庄重明而亮,适宜作君又称王。不犯过失不健忘,治国应守旧典章。

【感悟】政治文明是文明社会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既重视借鉴历史经验又能顺应历史潮流、实现制度创新,是政治文明不断发展、不断完善的重要途径。周王朝前后历经近八百年可谓长寿,堪称世界历史上的“奇迹”。究其原因自然是多方面的,但与它能够较长时期内遵守文武周公之道、积极推崇德治是分不开的。

⊙民亦劳止,汔可小康。惠此中国,以绥四方。无纵诡随,以谨无良。式遏寇虐,僭不畏明。柔远能迩,以定我王。(《诗经·民劳》)

【译文】百姓实在太辛苦,仅欲求得小安康。只有王国治理好,才能安定周四方。不得放纵欺骗者,定要谨防人无良。遏制掳夺与暴虐,神明不惧又何妨。远方安抚睦近邻,旨在稳定我周王。

【感悟】没有普通民众的“小康”就没有王国的安定,没有王国的良好治理就不能威仪天下、安定四方;反过来,王国治理得井井有条又是百姓得以休养生息、实现小康的根本保证,良好的外部环境还是王朝稳定的重要条件。王国治理的关键在于严肃法纪、惩恶扬善。所有这些对我们如何全’面实现小康生活,构建和谐社会也颇具启发意义。

⊙天之方难,无然宪宪。天之方蹶,无然泄泄。辞之辑矣,民之洽矣。辞之怿矣,民之莫矣。(《诗经·板》)

【译文】上天正在降灾难,不可如此欣欣然。上天正在兴动乱,言语不可胡乱弹。政令如能多舒缓,百姓融洽心乃安。政令若是被败坏,百姓就要遭苦难。

【感悟】回顾中国历史,多少王朝兴衰更替,多少生命生灭沉浮。其中充满的血腥杀戮和无尽冤屈让人不寒而栗。当历史上“一言以兴邦、一言以丧邦”的故事屡屡上演的时候,平民百姓只能感叹人世的悲凉与生命的短暂。所以,要确保政令宽舒得当、臣民心情顺畅,当政者务必谨言慎行。

⊙携无日益,牖民孔易。民之多辟,无自立辟。(《诗经·板》)

【译文】提携百姓莫强制,百姓原本易开导。百姓邪僻自有因,莫自立法把民扰。

【感悟】统治者应该将维护自身统治和实现社会公平两者结合起来。健全的法制既要维护法律的权威性又要保证法律的公正性。相反,如果一味强调维护统治者单方面的利益,甚至不惜“依法”剥夺被统治者的合法权利,这样的社会就不会长久,这样的法律也早晚会被废除。

⊙荡荡上帝,下民之辟。疾威上帝,其命多辟。天生烝民,其命匪谌。靡不有初,鲜克有终。(《诗经·荡》)

【译文】恣意妄为那帝王,竟是百姓之君上。帝王暴虐又施威,政令总是太乖张。上天化育众百姓,无奈天命也虚妄。王朝无不有初善,善不能终国败亡。

【感悟】古代帝王总是自诩为天子而君临天下,但实际上大多数帝王毫无君子之德,他们或荒淫愚蠢,或暴虐乖张。正因如此,中国历代王朝总是在有善始、无善终以及兴衰成败的交替之中不断前行,而这样的结果又必然导致社会财富的巨大浪费和历史发展的踯躅不前。这是现代人们应该努力汲取的历史教训。

⊙为谋为毖,乱况斯削。告尔忧恤,诲尔序爵。谁能执热,逝不以濯?其何能淑?载胥及溺。(《诗经·桑柔》)

【译文】谋略制定需谨慎,祸乱状况得消平。劝你多生忧民心,教君选贤又任能。若是手拿热东西,何人不用清水洗?如非惩恶来扬善,皆溺于水终丧身。

【感悟】良好的开头是事业成功的一半,所以做什么事都要运筹帷幄、先谋而后动。至于那些掌握百姓生杀大权和命运的统治者更应恪尽职守、忧国忧民,否则他们也将自食其果,难逃被颠覆与惩罚的命运。

⊙天生烝民,有物有则。民之秉彝,好是懿德。(《诗经·烝民》)

【译文】上天造就众生民,孕万物来育法则。百姓办事守常道,皆因欢喜好品德。

【感悟】先人这种清晰而强烈的规则意识和道德观念非常可贵。可以说,我们现在的法律、规章、道德规范不可谓不多,然而人们遵纪守法和维护公德的意识与自觉性却不尽如人意。法盲者的我行我素、知法者的知法犯法甚至还有执法者的挟私辱法,凡此等等无不强烈地刺激着善良人们的神经。对此,每一个正直的人都不能等闲视之。

⊙既明且哲,以保其身。夙夜匪解,以事一人。(《诗经·烝民》)

【译文】既聪明来又睿智,用以保全其自身。早晚努力不懈怠,侍奉周王他一人。

【感悟】“明哲保身”常被用作贬义,意思是指只顾着保全自己而回避原则的一种处世态度。然而,就其本义来说并非如此,它原指深明事理的人善于保全自己。保全自身应该是人们的一种本能反应,只要它不是通过非法或无德的手段来取得;相反通过自己的聪明与睿智来获得自身的保全,这不正是一种生存智慧吗?

⊙明明天子,令闻不已,矢其文德,洽此四国。(《诗经·江汉》)

【译文】英明勤勉的周王,美好声誉不停歇。不知疲倦施文德,万邦因此得和谐。

【感悟】综合国力不仅体现于一国的军事、经济、资源等硬实力,而且还体现科技、教育、文化、道德、制度等软实力。相比而言,后者更具持久力。所以,正如个人希望文韬武略一样,一个国家同样也离不开文治与武功。

⊙维天之命,於穆不已。於乎不显,文王之德之纯。假以溢我,我其收之。骏惠我文王,曾孙笃之。(《诗经·维天之命》)

【译文】想起天道之为何?美哉运行任逍遥。大显耀之又为何?文王品德大又高。善德使我得安定,我守善道不动摇。恭敬顺从我文王,子孙笃行文王道。

【感悟】在天与人之间,周人敬天但更敬祖先和百姓;在天命与品德之间,周人承认天命但更崇尚品德。这种对天命、品德、祖先、百姓的敬重成为周朝长达近八百年王朝统治的重要思想基础。这种可贵的敬天保民思想对后世有深远的影响。

⊙绥万邦,娄丰年,天命匪解。桓桓武王,保有厥士,于以四方,克定厥家。於昭于天,皇以间之。(《诗经·桓》)

【译文】天下万邦皆安定,屡有丰年天下平,天佑大周不懈怠。英勇威猛的武王,保住他自己国土,于是四方来臣服,国家终于得安宁。武王功德明天下,天命代殷作君王。

【感悟】周武王所以能够推翻殷商、建立西周王朝,在于新王朝符合民心所向、顺应历史潮流,也正因此才出现了生产发展、百姓安定、四方臣服、万邦成宁的大好局面。历史是一面镜子,历史为镜,可知兴替。《礼记》

⊙道德仁义,非礼不成,教训正俗,非礼不备。分争辨讼,非礼不决。君臣上下父子兄弟,非礼不定。宦学事师,非礼不亲。班朝治军,莅官行法,非礼威严不行。祷祠祭祀,供给鬼神,非礼不诚不庄。(《礼记·曲礼上》)

【译文】道德仁义不通过礼就无法成就;教化、训导民俗使其走上正途,不通过礼就不完备;分辨纷争和案件的是非曲直,没有礼就不能决断;君臣、上下、父子、兄弟,没有礼就无法确定各自的名分;从师学习做官和学习知识,没有礼,师生之间就不能亲密;上朝列位,整治军队,担任官职,执行法令,没有礼就失去了威严;祈福祭祀,供养神灵,没有礼就不够虔诚和庄重。

【感悟】中国素有“礼仪之邦”的美名,礼不仅渗透在政治、军事、法律、文化、教育等各个方面,而且是必备的治国之道。曾几何时,作为泱泱大国的华夏民族,以其博大精深的礼乐文明吸引着万国来朝,威仪显赫。

⊙谋人之军师,败则死之;谋人之邦邑,危则亡之。(《礼记·檀弓上》)

【译文】指挥军队作战,打了败仗就应该自杀以殉国;负责治理国家,如果导致国事危难、政局不稳,就应该自我流放。

【感悟】儒家“在其位,谋其政”的出仕观,张扬和挺立了一种担当意识和廉政意识。令人汗颜的是,今天那种“无过就是功”、“不谋其政而谋其私利”的读职和腐败行为,与古人的政治智慧相比难以望其项背。’

⊙孔子曰: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礼记·礼运》)

【译文】孔子说:大道盛行的时代,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选举贤能的人治理国家,讲究诚信,增进和睦,所以人们不只是孝敬自己的双亲,也不只是对自己的子女慈爱,而是使老年人都能够安享晚年,壮年人能够施展自己的才力,年幼的人能够健康成长,鳏寡孤独的人和残疾有病的人都能够得到供养。

【感悟】没有把外物、天下据为已有的私欲和贪念,不只是人的精神境界的问题,它确实能够影响一个国家的政治走向及国民的精神风貌。这就需要我们重新审视一个似是而非的假命题:推行道德必然陷入空谈道德以至于误国误民。

⊙孔子曰:大道既隐,天下为家。各亲其亲,各子其子。货力为己。大人世及以为礼,城郭沟池以为固,礼义以为纪,以正君臣,以笃父子,以睦兄弟,以和夫妇,以设制度,以立田里,以贤勇知,以功为己。故谋用是作,而兵由此起。(《礼记·礼运》)

【译文】孔子说:大道衰微的时代,天下成了一家一姓的私产。人们只爱自己的亲人,只对自己的子女慈爱。买卖财货、出力劳作都是为了自己。君主和诸侯们设定礼法,私自把国家世代相传,修建城郭沟池作为防护,制订礼义作为纲纪,来确定君臣之间的名分,加深父子之间的感情,融洽兄弟之间的情义,增进夫妻之间的关系,设立制度,划分田宅,推崇勇力和才智,把各种功利据为已有。于是,计谋出现了,战争兴起了。

【感悟】自私的初衷也许是为了自己的利益,然而往往事与愿违,自此以后,辛苦劳作的人类不仅要应对自然界的风风雨雨,还要腾出手来解决由自己造成的各种剪不断、理还乱的是非和争端。

⊙圣人南面而听天下,所且先者五,民不与焉。一日治亲,二日报功,三日举贤,四日使能,五日存爱。五者一得于天下,民无不足无不赡者。五者一物纰缪,民莫得其死。圣人南面而治天下,必自人道始矣。(《礼记·大传》)

【译文】圣人执掌政权治理天下,首先要做五件事情,还不包括治理民众。第一是治理好自己家族;第二是奖赏有功劳的人;第三是选拔贤德的人;第四是任用有才能的人;第五是安抚举用有仁爱之心的人。这五件事情一旦能够做得到,民众没有不满意的、没有不富足的,五件事情中哪一件出现差错,民众可就遭殃了。所以圣人掌权治理天下,一定会从人伦道德做起。

【感悟】与其他各派学说不同,“齐家”理论是儒家的独特治国方案。治国以“齐家”为基础,而“齐家”又建立在“修身”基础之上,“修身”如何得到证实则又可以以能否“齐家”来验证。

⊙为人臣下者,有谏而无讪,有亡而无疾;颂而无谄,谏而无骄;怠则张而相之,废则扫而更之。谓之社稷之役。(《礼记·少仪》)

【译文】作为国君的巨下,应当勇于当面劝谏而不能背后诽谤,如国君不听从,可以独自离去而不能怨恨;称颂国君而不谄媚,劝谏国君而无骄意;国君怠惰,就鼓励他、帮助他;国政败乱,就扫除它、革新它。能够这样,就是社稷之臣。

【感悟】诤臣往往被开明的皇帝视为自己的一面镜子。贤能的人可贵之处不只在于他的才能,更在于他坚守道义的美德:无私怨,不谄媚。

⊙先王之所以治天下者五:贵有德,贵贵,贵老,敬长,慈幼。此五者,先王之所以定天下也。贵有德,何为也?为其近于道也。贵贵,为其近于君也。贵老,为其近于亲也。敬长,为其近于兄也。慈幼,为其近于子也。是故,至孝近乎王,至弟近乎霸。(《礼记·祭义》)

【译文】先王治理天下的原则有五点:重视有德的人;重视有地位的人;重视年老的人;尊敬长辈;慈爱幼辈。这五点是先王安定天下的办法。重视有德的人是为什么呢?因为有德的人能够察识天道;重视有地位的人,是因为他相似于君王的尊贵;重视年老的人是因为他近似于父母;尊敬长辈,是因为他近似于兄长;慈爱幼辈,是因为他近似于子女。所以孝道的极点接近于王道;而悌道的极点就接近于霸道。

【感悟】王道以德服人,在潜移默化中教化民众。国家的长治久安有赖于民众的心悦诚服,而霸道仰仗武力的威势只能逞一时之能,实为下策。

⊙孔子曰:人其国,其教可知也。其为人也温柔敦厚,《诗》教也;疏通知远,《书》教也;广博易良,《乐》教也;洁静精微,《易》教也;恭俭庄敬,《礼》教也;属辞比事,《春秋》教也。(《礼记·经解》)

【译文】孔子说:来到一个国家,这个国家的教化情况就能看得出来。民众温顺质朴,这是受到了《诗》的教化;通达而知晓古今,这是受到了《书》的教化;心胸宽广、平易和善,这是受到了《乐》的教化;宁静细致入微,这是受到了《易》的教化;恭敬谦让,这是受到了《礼》的教化;善于言辞、评议是非,这是受到了《春秋》的教化。

【感悟】《五经》是礼乐文化的重要文字载体,蕴涵着教化众生的巨大智慧。中华文明之所以能够历经数千年的风雨洗礼,至今仍然显示出她强大的生命力和影响力,《五经》功不可没。

⊙礼之教化也微,其止邪也于未形,使人日徙善远罪而不自知也,是以先王隆之也。(《礼记·经解》)

【译文】礼的教化作用是在不知不觉中进行的,它能够在邪恶还没有形成之前就将其止息,能够使人们一天天在潜移默化中趋向善良、远离罪恶而又察觉不到。所以先王特别尊崇礼。

【感悟】先贤们的智慧令人不得不叹服。现代社会的法律比之于古代的“王法”不可谓不详尽完备,可是在应用中总嫌不够完善,尽管各种各样的“修正案”、“补充条例”相继出台,可还是有不断出现的“法律空白”让执法者疲于奔命。

⊙孔子曰:“人道,政为大。政者正也。君为正,则百姓从政矣。君之所为,百姓之所从也。君所不为,百姓何从?”(《礼记·哀公问》)

【译文】孔子说:“人伦道德中,政治是最重要的。所谓‘政’,就是‘正,。君王如果能够走正道,那么百姓自然就会服从治理了。君王的所作所为,是百姓所依从的榜样。君王不主动走正道,百姓照什么去做呢?”

【感悟】政治就是要求君王们以身作则走中正之道,使天下归服。儒家创始人对政治的理解可谓经典独到,既有别于西方人“众人之事”的理念,又不同于现今人们把政治视为名利上场的角逐这一心态。

⊙孔子曰:“古之为政,爱人为大。不能爱人,不能有其身;不能有其身,不能安土;不能安土,不能乐天;不能乐天,不能成其身。”(《礼记·哀公问》)

【译文】孔子说:“古代的政治,把对民众的仁爱看得最为重要。不能对民众仁爱,就不能保全自身;不能保全自身,就不能安定地治理国土;不能安定地治理国土,就不能安享天命;不能安享天命,就不能成就自身了。”

【感悟】只有成就别人才能成、就自己。体恤民情、修德安民,是政治的本义、君王的天职。儒家并不是片面强调民众尊君、做顺民,而对于君王这一边无疑给君王增加了一种无形的压力。

⊙子夏日:“三王之德,参于天地,敢问:何如斯可谓参于天地矣?”孔子曰:“奉三无私以劳天下。”子夏日:“敢问何谓三无私?”孔子曰:“天无私覆,地无私载,日月无私照。奉斯三者以劳天下,此之谓三无私。”(《礼记·仲尼闲居》)

【译文】子夏问:“夏商周三代先王们的德行,与天地并齐。请问怎样才能达到与天地并齐呢?”孔子说:“奉行三无私的精神来治理天下。”子夏问:“请问什么是三无私?”孔子说:“天覆盖万物没有偏私,地承载万物没有偏私,日月普照万物没有偏私。用这三种精神治理天下,就叫做三无私。”

【感悟】人的德行要取法于天地日月,坦荡无私、无所偏私,这是儒家“天人合一”理论的实质,其间渗透着感恩和敬畏天地的情愫。

⊙子云:“君子贵人而贱己,先人而后己,则民作让。”“有国家者,贵人而贱禄,则民兴让;尚技而贱车,则民兴艺。”(《礼记·坊记》)

【译文】孔子说:“君子尊重别人而贬低自己,在利益面前先考虑别人,而后才想到自己,如果都能这样,民众自然就会兴起谦让的风气。”“治理国家的人,如果尊重人的才能而不惜顽封爵禄,那么,民众就会以谦让为美德;如果崇尚人的技艺而不惜赏赐车服,那么民众就会以学习技艺为乐事。”

【感悟】民风的归正需要用合乎德性的方式来引领。儒家重义轻利、尚德尊贤的德性行为并非徒劳无益的不实之举。

⊙子云:“善则称人,过则称己,则民不争;善则称人,过则称己,则怨益亡。”“善则称人,过则称己,则民作忠。”“善则称人,过则称己,则民做孝。”(《礼记·坊记》)

【译文】孔子说:“有美德善行则归功于他人,有过错不足则自己承当,这样民众就不会发生争执;有美德善行则归功于他人,有过错不足则自己承当,这样怨恨就会日益减少。…有美德善行则归功于他人,有过错不足则自己承当,这样民众中就会兴起忠信的风气。”“有美德善行则归功于他人,有过错不足则自己承当,这样民众中就会兴起孝顺的风气。”

【感悟】道德的感染力是持久而深厚的,推贤让德的善行有助于敦厚民众的品性,明君圣王即使有德于民众也不敢“贪天之功”。如果人人都能够胸怀宽广,把功绩归于别人,将过失归咎于自己,那么社会关系自然和睦融洽。

⊙子曰:下之事上也,不从其所令,从其所行。上好是物,下必有甚者矣。故上之所好恶,不

【译文】孔子说:臣下侍奉君王,不是听从他的命令,而是看他是如何做的。君王爱好某种事物,臣下一定更会如此。所以君王的爱好和厌恶,不可不慎也,是民之表也。(《礼记·缁衣》)能不十分审慎,因为他是民众的表率。

【感悟】上行下效。单纯的命令永远都不能够令人心悦诚服,令行禁止需要君王以身作则,率先垂范。

⊙子曰:王言如丝,其出如纶,王言如纶;其出如綍。故大人不倡游言。(《礼记·缁衣》)

【译文】孔子说:君王说的话本来像丝一样细,可是传到下面就像带子一样的粗了;君王说的话本来像带子一样粗,可是传到下面就会像引棺的大绳索那样粗大。所以执政的人不应当提倡说空话大话。

【感悟】言语谨慎、言之有理也是儒家对君王德性的起码要求,空话大话虽可逞一己之欢、助一时之兴,却从根本上败坏了社会风气,最终损人毁己。

⊙子曰:政之不行也,教之不成也,爵禄不足劝也,刑罚不足耻也。故上不可以亵刑而轻爵。(《礼记·缁衣》)

【译文】孔子说:政令推行不下去,教化不能获得成功,这是因为封官加禄太滥,不足以勉励人们就就业业;而刑罚的执行又太不公正,不足以让人们觉得犯罪可耻。所以君王不能够不严肃认真对待刑罚,也不能随意封官加禄。

【感悟】不用道义来治理民众而过分依赖赏罚和颁封,并非治国良策,既无法应对随之而来的赏罚滥而不公问题,又无法满足和节制民众被唤起的功利之心。既无道义感,又无羞耻心,唯利是图必然是民众的唯一选择。

⊙上必明正道以道民,民道之而有功,然后取其什一,故上用足而下不匮也,是以上下和亲而不相怨也。和宁,礼之用也,此君臣上下之大义也。(《礼记·燕义》)

【译文】在上位的人一定要明确用正道来引导民众,民众遵循后有所成就,然后可以征收他们收获的十分之一的赋税,这样,国家富足而百姓的生活也不会匮乏,所以上上下下都和谐亲近而不会产生怨恨。和乐安宁,这是运用礼制的结果,是君臣上下之间的大义所在。

【感悟】社会的和乐安宁是君王尊崇道义、教化民众、轻税薄赋的自然结果,单凭某种政治手段难以奏效。《春秋》

⊙(众仲)对(鲁隐公)日:“臣闻以德和民,不闻以乱。以乱,犹治丝而棼之也。夫州吁,阻兵而安忍。阻兵,无众;安忍,无亲。众叛、亲离,难以济矣。夫兵,犹火也;弗戢,将自焚也。”(《左传·隐公四年》)

【译文】(众仲)对(鲁隐公)说:“我听说要用德行安定百姓,而不曾听说用祸乱的。用祸乱,就好比要理出乱丝的头绪反而更加混乱。州吁只知道依仗武力,毫无仁慈之心。依仗武力就会失去百姓,安于残忍就会没有亲信。这样老百姓就会反对他,亲信的人也会离开他,他的政权不会长久。战争,就像火一样,如果一味用兵而不加收敛,他就会玩火自焚。”

【感悟】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这是被历史一再证明的普遍真理。历史上,那些穷兵黩武、失德于民的暴君,最终无不众叛亲离、玩火自焚。

⊙五父谏日:“亲仁善邻,国之宝也。”(《左传·隐公六年》)

【译文】五父劝谏(陈侯)说:“亲近、保持仁义并能结交、善待邻国,这是保持国家长治久安的重要法宝。”

【感悟】历史上王朝的统治不外乎王道和霸道两种主要途径。前者旨在施人道、倡仁义,保持社会成员的和谐共处;后者则崇尚武力,弱肉强食,一切唯我独尊。事实上,纯粹的王道和霸道既不存在,也不可行,只有王霸并行、文武兼备才是可取的。

⊙“……礼,经国家,定社稷,序民人,利后嗣者也。许,无刑而伐之,服而舍之,度德而处之,量力而行之。相时而动,无累后人,可谓知礼矣。”(《左传·隐公十一年》)

【译文】“……礼,是治理国家、安定社稷、使百姓有序、对后代有利的工具。许国违背法度就去讨伐它,服罪了就宽恕它,揣度德行而处世,衡量自身力量而办事。看准时机行动才不会连累后人,可以说是懂得礼了。”

【感悟】古人不仅推崇“礼”在治国安邦、安抚百姓中所起的重要作用,而且还很注重“礼”运用的方式与方法。度德而处、量力而行、相时而动所体现的丰富的辩证法思想,值得我们身体力行。

⊙“政以治民,刑以正邪。既无德政,又无威刑,是以及邪。邪而诅之,将何益矣!”(《左传·隐公十一年》)

【译文】“政治用来治理百姓,刑罚用来纠正邪恶。既缺乏有道德的政治,又缺乏有威信的刑罚,所以才会发生邪恶。邪恶发生后再去诅咒,不会有什么作用的!”

【感悟】传统中国社会追求一种政刑互补、宽猛相济、恩威并重的社会治理模式,虽说与现代民主制度尚有很大差距,但也不失为一种大家可以接受的制度安排。

⊙(季梁)对(随侯)日:“夫民,神之主也,是以圣王先成民而后致力于神……今民各有心,而鬼神乏主;君虽独丰,其何福之有?君姑修政,而亲兄弟之国,庶免于难。”(《左传·桓公六年》)

【译文】(季梁)回答(随侯)说:“百姓,是神灵的主人。因此圣王先团结百姓而后才致力于神灵……现在百姓各有异心,鬼神失去了主人,君王一个人祭祀丰盛,又能求得什么福气?君王应该修明政事,亲近兄弟国家,这差不多还可以免于祸难。”

【感悟】世界本无所谓神,当人们按照自己的模样创造出一个神的时候,民和神的关系便出现了。在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中,神是万物的主宰,民完全从属于神、听命于神。而“民为神主”则是我们先人对于民与神关系的一种回答,它所体现的主体精神和民本思想,是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

⊙御孙谏日:“臣闻之:‘俭,德之共也;侈,恶之大也。先君有共德而君纳诸大恶,无乃不可乎!”(《左传·庄公二十四年》)

【译文】御孙进谏说:“臣下听说:‘节俭,是善行中的大德;奢侈,是邪恶中的大恶。’先君具有大德,而君王您却把它放到大恶里去,未免不可以吧!”

【感悟】勤俭是一种生活态度和价值追求,不因时代和财富多少而变化。如果我们都能自觉恪守勤以修身、俭以养德的古训,自然就不会落入庸俗的窠臼,从而让心灵得以清净,让有限的生命得以无限放大。

⊙史器日:“虢其亡乎!吾闻之:国将兴,听于民;将亡,听于神。神,聪明正直而壹者也,依人而行。虢多凉德,其何土之能得?”(《左传·庄公三十二年》)

【译文】史嚣说:“虢国恐怕就要灭亡了吧!我听说:国家将要兴起,会听取百姓的意见;将要灭亡,就去听从神灵的差遣。神灵,聪明正直而又一心一意,它会按照不同的人而办事。虢国尽做缺德之事,又能得到什么土地呢?”

【感悟】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这本是一个朴素的道理,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引以为鉴。古人认为神灵“依人而行”看到了“人为”的意义,非常可贵。

⊙(里克)对(晋惠公)日:“不有废也,君何以兴?欲加之罪,其无辞乎?臣闻命矣。”伏剑而死。(《左传·僖公十年》)

【译文】(里克)回答(晋惠公)说:“如果不废除别人,君王您怎么能坐上王位?要给别人加上罪名,还怕没有证据吗?我已经听到命令了。”于是用剑自杀而死。

【感悟】历代统治者总想控制着对臣民生杀予夺的大权,而这又必然招致臣民的仇恨和反抗。大臣与君主都是这种不平等君臣关系的牺牲品,所以建立一种双向制约、平等的君臣关系才是稳定和可持久的。

⊙庆郑日:“背施,无亲;幸灾,不仁;贪爱,不祥;怒邻,不义。四德皆失,何以守国?”虢射日:“皮之不存,毛将安傅?”(《左传·僖公十四年》)

【译文】庆郑说:“背弃恩惠就没有亲人,幸灾乐祸就不会仁慈,过度贪婪就不会祥瑞,无端激怒邻国就是不义。如果丢掉了四种道德,拿什么来保卫国家?”虢射说:“皮已经不存在,毛又将附着在哪里?”

【感悟】虢射消极地看待两国关系,主张对抗到底,以怨报怨;庆郑则完全相反,主张以德报怨,以和为贵。前者只能增加双方怨气,不值得提倡;后者值得肯定,但它又难以真正实行。真正的和平乞求不来,它最终还要靠实力做坚强的后盾。

⊙公日:“信,国之宝也,民之所庇也。得原失信,何以庇之?所亡滋多。”(《左传·僖公十五年》)

【译文】晋文公说:“信用就是国家的宝贝,百姓要靠它庇护。如果得到原国而失去信用,拿什么庇护百姓呢?所丢掉的东西就会更多。”

【感悟】恪守信用、一诺千金对处理人与人、国与国关系意义重大。守信是自信的外显,守信讲求对等与互惠。就个人而言,如果他失信于人,失信于社会,最终必将孤立无援、寸步难行。

⊙凡君即位,卿出并聘,践修旧好,要结外援,好事邻国,以卫社稷,忠、信、卑让之道也。忠,德之正也;信,德之固也;卑让,德之基也。(《左传·文公元年》)

【译文】凡是国君即位,卿都要出国去普遍聘问,继续重温过去的友好,团结外援,善于对待邻国,用来保卫国家,这是符合忠、信、卑让之道的。忠,意味着德行纯正;信,意味着德行巩固;卑让,则是德行的基础。

【感悟】结交新朋,不忘故友。这不仅是为人之道,也是为国之道。一国要想立于不败之地,也要处理好各种外交关系,广结善缘,而不可四面树敌。

⊙秦穆公之为君也,举人之周也,与人之壹也;孟明之臣也,其不解也,能惧思也;子桑之忠也,其知人也,能举善也。(《左传·文公三年》)

【译文】秦穆公作为国君,提拔人才考虑全面,任用人才专一无二;孟明作为臣下,努力不懈并能谨思慎行;子桑忠诚,他不仅了解别人而且能够推荐好人。

【感悟】知人是一种能力,举善则是一种品德,能将两者完美融合的就是真正的伯乐。生活中太需要伯乐了,伯乐那种宽广的胸怀和智慧的眼光正是当下许多人所欠缺的。

⊙宣子曰:“……先人有夺人之心,军之善谋也。逐寇如追逃,军之善政也。”训卒,利兵,秣马,蓐食,潜师夜起。(《左传·文公七年》)

【译文】宣子(赵盾)说:“……在敌人之前就采取行动并且有夺取敌人的坚强决心,这是作战的好计划。驱逐敌人好像追赶逃兵,这是作战的好方案。”于是就教训士兵,磨快武器,把马匹喂足,让部队吃饱,隐蔽行动,夜里出兵。

【感悟】“三军可夺气,将军可夺心”,大军事家孙子告诉我们,要取得战争胜利,就要使敌方士兵丧失锐气,使敌方将领动摇决心。宣子与孙子一样看到“军心”的重要性,可谓英雄所见略同。

⊙宋人以齐人、蔡人、卫人、陈人伐郑。以者,不以者也。民者,君之本也。使人以其死,非正也。(《左传·桓公十四年》)

【译文】宋国调用齐国人、蔡国人、卫国人、陈国人去攻伐郑国。所谓“以”的意思,就是不应当去用。民众,是国君的根本。驱使民众去打仗送死,这是不合乎正道的。

【感悟】民本思想是对君本思想的巨大进步,不过这种进步也是有限的,因为它仍然保留了君主这个前提。所以,民为君本不是真正的人民当家做主。只有当社会真正发展成为共产主义这个自由人联合体的时候,一个真正的大同社会才可能实现。

⊙羊舌职日:“吾闻之,‘禹称善人,不善人远’,此之谓也夫……善人在上,则国无幸民。谚日,‘民之多幸,国之不幸也。是无善人之谓也。”(《左传·宣公十六年》)

【译文】羊舌职说:“我听说,‘禹提拔善良之人,而不善之人就会因此远离’,说的就是这件事吧……好人在上面,国家就不会有心存侥幸的百姓。俗话说,‘百姓心存侥幸,就是国家不幸’,这说的就是没有善人的意思。”

【感悟】如何治理国家、教化百姓,是人治还是法治呢?历史上的中国总是习惯前者,崇尚善人之治。然而,仅靠人们的良心发现和圣人教化是不行的,更有力的保障还要靠法律和制度。

⊙仲尼闻之日:“……名以出信,信以守器,器以藏礼,礼以行义,义以生利,利以平民,政之大节也。若以假人,与人政也。政亡,则国家从之,弗可止也已。”(《左传·成公二年》)

【译文】孔子听说这件事,说:“……名号可以赋予威信,威信用来保持器物,器物用来体现礼制,礼制用来推行道义,道义用来产生利益,利益用来治理百姓,这是政权中的大关键。如果借给别人,这就等于把政权交给了别人。政权丢了,国家也就跟着丢掉,这是无法阻止的。”

【感悟】人过留名,雁过留声。“名”不仅是国家大事,也是个人大事。就利而言,避苦趋乐是人类的本性,追求利益、享受生活也合情合理,但切不可忘记“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的古训。

⊙君子曰:“从善如流,宜哉!《诗》日:‘恺悌君子,遐不作人?求善也夫!作人,斯有功绩矣。”(《左传·成公八年》)

【译文】君子说:“听从好的主意好像流水一样(顺其自然),这是多么恰当啊!《诗》说:‘平易近人的君子,为什么不起用人才?’这就是要选拔有才有德之人啊!如果真能起用人才,这就是大功一件。”

【感悟】当今世界的竞争是综合国力的竞争,而归根结底是人才的竞争。国家提出“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尊重劳动、尊重创造”的方针非常及时。不过,现实生活中忽视人才、埋没人才甚至压制人才的现象仍然大量存在。“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的状况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凡六官之长,皆民誉也。举不失职,官不易方,爵不逾德,师不陵正,旅不逼师,民无谤言,所以复霸也。(《左传·成公十八年》)

【译文】凡是各部门的长官,都是百姓赞扬的人。举拔的人不失职,做官的人坚守常规,爵位不超过自己的德行,师不欺凌正,旅不逼迫师,百姓没有诽谤的言论,这就是他所以再次称霸诸侯的原因。

【感悟】由于对官道和官德的推崇造就了很多为后人所敬仰的清官,由此形成了国人独特的“清官情结”,至今影响依然很深,甚至还成为评价如今官员的一把尺度。殊不知,“清官”不等同于“公仆”,我们更需要新世纪的“公仆”。

⊙叔向曰:“……会朝,礼之经也;礼,政之舆也;政,身之守也。怠礼,失政;失政,不立,是以乱也。”(《左传·襄公二十一年》)

【译文】叔向说:“……会见与朝见,这是礼仪所确定的规范;礼仪,是政事的车子;政事,是身体的寄托。轻慢礼仪,政事会有错失;政事错失,就难于立身处世,因此就会发生动乱。”

【感悟】人是天生的政治动物。人们要么直接参与政治,要么生活于政治影响之中,没有例外。诚如“国家”二字形影不离一样,有国才有家,有家就有国。所以,我们应该像爱护小家那样爱护自己共有的国家。

⊙筒子曰:“甚哉,礼之大也!”(子大叔)对曰:“礼,上下之纪、天地之经纬也,民之所以生也,是以先王尚之。故人之能自曲直以赴礼者,谓之成人。大,不亦宜乎?”(《左传·昭公二十五年》)

【译文】赵简子说:“礼的宏大已经到了极点!”(子大叔)回答说:“礼,是上下的纲纪、天地的准则,百姓所赖以生存的,因此先王尊崇它。所以人们能够从不同的天性经过改造或直接达到礼的,就叫做成人。所以,说礼非常宏大,不是很恰当吗?”

【感悟】“礼”本应具有的普遍约束力在统治者那里几乎丧失殆尽,成为一种装潢或摆设;当“礼”变得虚伪,甚至成为禁锢普通人们思想与行为枷锁的时候,这样的礼还能“成人”吗?

⊙(声子)对日:“……古之治民者,劝赏而畏刑,恤民不倦……三者,礼之大节也。有礼无败。”(《左传·襄公二十六年》)

【译文】声子回答说:“……古代治理百姓的人,乐于赏赐而怕用刑罚,愿为百姓操心却不知疲倦……这三件事,是礼仪中的大关键。有礼仪就不会败坏。”

【感悟】有“礼”走遍天下,无“礼”寸步难行。当“礼”能够被全体成员都自觉遵循的时候,社会就会稳定而且持久。然而曾几何时,礼仪在许多人心目中被淡化了,以至形成一种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的乱象。素有“礼仪之邦”之称的我们该警醒了!

⊙郑人游于乡校,以论执政。然明谓子产日:“毁乡校,何如?”子产日:“……我闻忠善以损怨,不闻作威以防怨。岂不遽止?然犹防川。大决所犯,伤人必多,吾不克救也。不如小决使道,不如吾闻而药之也。”(《左传·襄公三十一年》)

【译文】郑国人在乡校里游玩聚会,以议论政事的得失。然明对子产说:“拆毁乡校,怎么样?”子产说:“……我听说用忠于为善来减少怨恨,没有听说用摆出权威来防止怨恨。权威难道不能很快制止议论?但是就像防止河水一样。如果任凭洪水泛滥直至决口,伤人必然很多,我们就无法挽救了。不如开个小缺口让洪水慢慢流掉,不如把我听到的这些议论就作为一块‘药石’吧。”

【感悟】政治不是一个人的政治而应该是所有人的政治。郑国“乡校”所具有的“药石”功能就在于它能及时地疏导民意,防范与化解怨恨,促进社会的稳定与和谐。然而,这种“乡校”在专制时代难以真正生存下去,因为专制的皇权难以容忍任何民主的幼苗。

⊙子产日:“苟利社稷,死生以之。且吾闻为善者不改其度,故能有济也。民不可逞,度不可改。”(《左传·昭公四年》)

【译文】子产说:“如果有利于国家,我将置生死而不顾。而且我听说,要做好事的只有不改变他的法制,才能够有所成功。所以,百姓不能放纵,法制不可更改。”

【感悟】无欲则刚。子产的气魄和胆量正是来源于他的公正与无私。正因为子产时时处处以社稷为重,他才敢为天下先,大胆改革,从而给郑国带来了崭新气象,也成就了他著名政治家的千古英名。

⊙(士文伯)对日:“……国无政,不用善,则自取谪于日月之灾,故政不可不慎也。务三而已:一日择人,二日因民,三日从时。”(《左传·昭公七年》)

【译文】士文伯回答说:“……国家无道,不用善人,那么天灾就会降临,所以政事不能不谨慎啊。国之政事必须做好三条:第一是选择人才,第二是依靠百姓,第三是顺从时令。”

【感悟】政事畅通与否就在于它能否得到从上层人物到普通百姓的广泛支持,能否做到既得天时又有人和。换言之,正确的决策是科学性、民主性与合规律性的有机统一,三者缺一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