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氏世范》原文译文_作者-袁采【10-10】

【焙物宿火宜儆戒】

烘焙物色过夜,多致遗火。人家房户,多有覆盖宿火而以衣笼罩其上,皆能致火,须常戒约。

[译文]

夜晚烘烤东西,多会着火。一般人家夜里大都是把火压住,并把衣笼放在火上烘烤。上述情况都能导致火灾,必须经常告诫家人,让他们多多注意。

【田家致火之由】

蚕家屋宇低隘,于炙簇之际,不可不防火。农家储积粪壤,多为茅屋,或投死灰于其间,须防内有余烬末灭,能致火烛。

[译文]

养蚕人家房子低矮,烘烤草靶子时,不能不注意防火。农户储存粪肥的房子大都是茅屋,如果往房子里倒草木灰时,一定要防备灰中有未灭的火星,不然,便会引起火灾。

【致火不一类】

茅屋须常防火;大风须常防火;积油物、积石灰须常防火。此类甚多,切须询究。

[译文]

茅屋必须经常防火,大风天必须经常防火,积聚油物、石灰的地方必须防火。这类需要防火的地方很多,千万要仔细小心。

【小儿不可带金宝】

富人有爱其小儿者,以金银宝珠之属饰其身。小人有贪者,于僻静处坏其性命而取其物,虽闻于官而真于法,何益?

[译文]

富人家喜欢自己的小孩,就给他戴许多用金银珠宝制成的饰品。有些贪财的小人为了得到这些饰物,就会想方设法地把小孩引到僻静无人处,杀死小孩,夺走他身上的饰物。即使你报了案,官府也将贪财的小人绳之以法了,但被杀死的小孩却无法复生,这又有什么益处呢?

【小儿不可临深】

入之家居,井必有干,池必有栏,深溪急流之处,峭险高危之地,机关触动之物,必有禁防,不可令小儿狎而临之。脱有疏虞,归怨于人,何及?

[译文]

家里有井的人家,一定要围上护栏,有池塘的,一定要装上栅栏。

有深溪急流、峭崖险滩等又高又险以及安有机关的地方,都要防止小孩接近,不然,一旦出了危险,就会后悔莫及。

【亲宾不宜多强酒】

亲宾相访,不可多虐以酒。或被酒夜卧,须令人照管。往时括苍有困客以酒,且虑其不告而去,于是卧于空舍而钥其门,酒渴索浆不得,则取花瓶水饮之。次日启关而客死矣。其家讼于官。郡守汪怀忠究其一时舍中所有之物,云“有花瓶,浸旱莲花”。试以旱莲花浸瓶中,取罪当死者试之,验,乃释之。又有置水于案而不掩覆,屋有伏蛇遗毒于水,客饮而死者。凡事不可不谨如此。

[译文]

亲朋来访,不要强迫别人喝酒。有喝醉的人,晚上睡觉时,一定要安排人照顾。从前,在括苍,曾有人为了留住客人,就灌醉了他,又怕他醒来后会不辞而别,便把他锁在一间空客房中让他睡觉。客人酒醒后口渴,就起身找水喝,没找到,于是,就把花瓶里的水喝了。第二天,主人开门一看,客人已经死了。死者家属得到消息后,上告到官府。郡守汪怀忠追问当时屋里都有些什么东西,有人说,有一个浸泡旱莲花的花瓶。于是,他派人找来旱莲花,并浸泡在花瓶中,然后,让一个死囚饮下,人果然死了,官司才解。又有一种情况,主人在屋里给客人留了水,以便他醒来解渴,但水碗没有盖子,屋里有毒蛇,把毒液滴到了水中,客人酒醒后喝了碗里的水导致死亡。(yipinjuzi.com)因此,干什么事都不能像这样不谨慎。

【仆厮当取勤朴】

人家有仆,当取其朴直谨愿,勤于任事,不必责其应对进退之快人意。人之子弟不知温饱所自来者,不求自己德业之出众,而独欲仆者俏黠之出众,费财以养无用之人,固未甚害,生事为非,皆此辈导之也。

[译文]

有仆人的家庭,应当选择那些朴实、正直、谨慎、老实和勤快的人来做仆人,不一定非要他能做到言语行动恰如其分。有的人家的子弟不知道温饱从哪儿来,不求自己的品德和学业出众,而只要求仆人俊俏聪慧而出众。花费钱财来供养无用之人,固然没有什么大害,但制造事端干坏事大都是这种人引导的。

【轻诈之仆不可蓄】

仆者而有市井浮浪子弟之态,异巾美服,言语矫诈,不可蓄也。蓄仆之久,而骤然如此,闺阃之事,必有可疑。

[译文]

有的仆人有着世俗轻浮放浪子弟的姿态,喜欢穿奇装异服,言语虚假而诡诈,不能留用这样的人做仆人。如果仆人以前很好而短时间内突然变得花里胡哨,那么,闺门之内.必定有值得可疑的地方。

【人物之性皆贪生】

飞禽走兽之与人,形性虽殊,而喜聚恶散,贪生畏死,其情则与人同。故离群则向人悲鸣,临庖则向人哀号。为人者既忍而不知顾,反怒其鸣号者有矣。胡不反己以思之?物之有望于人,犹人之有望于天也。

物之鸣号有诉于人,而人不之恤,则人之处患难、死亡、困苦之际,乃欲仰首叫号,求天之恤耶!大抵人居病患不能支持之时,及处囹圄不能脱去之时,未尝不反复究省平日所为,某者为恶,某者为不是,其所以改悔自新者,指天誓日可表。至病患平宁及脱去罪戾,则不复记省,造罪作恶无异往日。余前所言,若言于经历患难之人,必以为然。犹恐痛定之后不复记省,彼不知患难者,安知不以吾言为迂?

[译文]

飞禽走兽与人相比,虽然形状性情不同,但是它们却与人一样,喜欢相聚而讨厌离散,并且贪生怕死。所以,离群的动物就会向人悲鸣,被人宰杀时,它们则会向人哀号。而有些人不仅没有可怜它们,反而觉得它们不停地鸣叫很烦人。这种人为什么不反过来想一想,动物对人寄予希望,犹如人对上苍寄予希望一样。动物呜叫着,有求于人,可人却不怜悯它;那么当人处于患难、死亡、困苦之际,却想要仰头叫号,祈求苍天可怜自己吗?当人生重病时,当人被捕入狱时,总是要反复回想自己平日的所作所为中哪些是坏的,哪些是不对的,这时,他们会指天发誓,决心痛改前非,改过自新。可是,一旦他们的病痛解除了,或是安然出狱后,便忘记了自己曾经发过的誓言,又像从前一样无恶不作。

我上面所说的话,经历过磨难的人肯定认为是正确的,但我还是担心他们会好了伤疤忘了疼。而那些未经患难的人,听了我的话,又怎知他们不会笑话我迂腐?

【求乳母令食失恩】

有子而不自乳,使他人乳之,前辈已言其非矣。况其间求乳母于未产之前者,使不举己子而乳我子。有子方婴孩,使舍之而乳我子,其己子呱呱而泣,至于饿死者。有因仕宦他处,逼勒牙家诱赚良人之妻,使舍其夫与子而乳我子,因挟以归乡,使其一家离散,生前不复相见者。

士夫递相庇护,国家法令有不能禁,彼独不畏于天哉?

[译文]

自己生了孩子后不亲自哺乳却让别人代为哺乳,这种做法在前辈看来已是很不好的事了,何况还有人在乳母尚未生产之前就去找人家,让人家生了孩子后丢下不管,去哺乳他的孩子。还有的是乳母的孩子也很小,主家却不让她继续哺乳自己的孩子,而来哺乳主家的孩子,这样一来,乳母的孩子因为没有奶吃会哭闹不止,有的甚至还会死掉。有人在异地做官,自己有了孩子后就逼使专门买卖妇女的牙婆,让她诱骗本分的百姓之妻,丢下自己的丈夫、儿子来哺乳他的孩子。又把乳母带回家乡,弄得人家一家人离散两处,生前不能相见。对于这种事情,士大夫们总是互相庇护,国家法令也无法禁止。难道干出这种事的人就不怕上天制裁吗?

【钱谷不可多借人】

有轻于举债者,不可借与,必是无籍之人,已怀负赖之意。凡借人钱谷,少则易偿,多则易负。故借谷至百石,借钱至百贯,虽力可还,亦不肯还,宁以所还之资为争讼之费者多矣。

[译文]

动不动就借债的人来向你借钱,不要借给他。这种人肯定是不可靠的人,他在向你借债时就不想还你了。凡是借别人的钱谷,借得少就容易偿还,借得多则会不肯偿还。所以,借他人一百石粮食和一百贯钱的人,虽然自己有能力偿还,也不肯还,而宁愿用该还给人家的钱财来当成打官司的费用。这种人大有人在。

【债不可轻举】

凡人之敢于举债者,必谓他日之宽余可以偿也。不知今日之无宽余,他日何为而有宽余?譬如百里之路,分为两日行,则两日皆办;若欲以今日之路使明日并行,虽劳苦而不可至。凡无远识之人,求目前宽余而挪积在后者,无不破家也。切宜鉴此!

[译文]

大凡那些敢于借债的人一定会说,等到以后宽裕了就会偿还。他不知道今日没有宽裕,他日哪里会有什么宽裕呢?比如,像走一百里路,分为两天走完,那么,两天就能走完该走的路,假如把今天该走的路放到明天一起走,你虽然感到疲惫不堪,也达不到预期目的。凡是没有远识的人,为了求得眼前一时的宽裕而去借债的,日后必定会由于无法偿还债务而导致败家。千万要以此为鉴。

【税赋宜预办】

凡有家产,必有税赋,须是先截留输纳之资,却将盈余分给日用。

岁人或薄,只得省用。不可侵支输纳之资,临时为官中所迫,则举债认息,或托揽户兑纳而高价算还,是皆可以耗家。大抵日贫日俭自是贤德,又是美称,切不可以此为愧。若能知此,则无破家之患矣。

[译文]

有家产就必然要交税,每年都要先把纳税的那部分提前留出来,剩下的作为日常费用。如果当年收入较少,也只能节省着用,不能侵占用于纳税的资财。府临时要征收一些赋税,你手中没钱,就要靠借债来交税,甚至要托专门承揽租税的人来代交然后再高价偿还,这都足以使家庭破产。一般来说,人家说你家贫穷节俭是一件好事,是一种美德,你不要因此而感到羞愧。如果能明白这一点,那么,就不会有败家的担忧了。

【造桥修路宜助财力】

乡人有纠率钱物以造桥、修路及打造渡船者,宜随力助之,不可谓舍财不见获福而不为。且如造路既成,吾之晨出暮归,仆马无疏虞,及乘舆马、过渡桥,而不至惴惴者,皆所获之福也。

[译文]

乡里有人召集大家募捐钱物,来造桥、修路、打造渡船时,人们应该依据自己财力的大小赞助这类善举。不能说自己舍了财却得不到什么好处就不做这样的事。如果将来道路修成了,你早出晚归,走在平坦的路上不至于有什么危险;乘轿、骑马过河时,也不至于担惊受怕,这就是得到的好处。

【起造宜以渐经营】

起造屋宇,最人家至难事。年齿长壮,世事谙历,于起造一事犹多不悉,况未更事?其不因此破家者几希。盖起造之时,必先与匠者谋。

匠者惟恐主人惮费而不为,则必小其规模,节其费用。主人以为力可以办,锐意为之,匠者则渐增广其规模,至数倍其费,而屋犹未及半。主人势不可中辍,则举债鬻产;匠者方喜兴作之未艾,工镪之益增。余尝劝人起造屋宇须十数年经营,以渐为之,则屋成而家富自若。盖先议基址,或平高就下,或增卑为高,或筑墙穿池,逐年渐为之,期以十余年而后成。次议规模之高广,材木之若干,细至椽,桷、篱、壁、竹、木之属,必籍其数,逐年买取,随即斫削,期以十余年而毕备。次议瓦石之多少,皆预以余力积渐而储之。虽僦雇之费,亦不取办于仓卒,故屋成而家富自若也。

[译文]

建造房屋是家中最难操办的一件事,那些年长的人还不熟悉呢,更何况那些未经世事的年轻人呢!这些年轻人能做到既造了房子又不破产的是非常少的。因为在准备建房时,首先必须和工匠们商议预算开支,而工匠们唯恐东家怕开销多就打消造房的念头,于是,在商议造房的规模和费用时,就减少预算。东家因此而以为凭自己的财力可以承受,于是就下决心要造房子了。等到开工后,工匠就渐渐扩大房子的规模,造房的费用也比预算时增加了数倍,而房子却还没有盖完一半。这时,东家已经没有了退路,只好硬着头皮借债、卖田来维持开支。工匠们庆幸房子还没造完,工钱越增越多。我曾劝别人盖房子要分十多年时间慢慢来完成,这样,房子造好了,家里依然很宽裕。造房子首先要确定地基所在地。或者把高地铲平,或者把低地垫起,或者筑墙凿池,一年干一点,十多年后,这一切准备就绪了,然后才商议房子的规模大小。盖房子用的所有木材都要逐年采购,买来后就随时整理,这样,又过了十余年,木料准备就绪了,然后再商议该用多少瓦石,根据自己的余力逐渐积累。宁可花钱储存这些东西,也不要在力所不能及时仓促地盖房子。

如果能够做到以上这几点,房子盖好后,家中仍然会宽裕的。

句子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