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氏世范》原文译文_作者-袁采【10-9】

今人受人恩惠多不记省,而有所惠于人,虽微物亦历历在心。古人言:施人勿念,受施勿忘。诚为难事。

[译文]

当今的人受到别人好处,多不记在心头,而对别人有好处,即使是很小一件事,也清楚地记在心里。古人说:“施舍别人不要老记着,受别人施舍不能不记着。”这真是一件困难的事。

【报怨以直乃公心】

圣人言:“以直报怨。”最是中道,可以通行。大抵以怨报怨,固不是道,而士大夫欲邀长厚之名者,或因宿仇,纵奸邪而不治,皆矫饰不近人情。

圣人之所谓“直”者,其人贤,不以仇而废之;其人不肖,不以仇而庇之。是非去取,各当其实。以此报怨,必不至递相酬复,无已时也。

[译文]

圣人说:“用正直的态度去回报别人对你的仇怨。”这是最正确的方式,可以普遍地遵循。大致上用仇怨报复仇怨,固然不值一提,而有的士大夫想博得一个厚道长者的名声,就连仇人和奸邪之人也不去惩治,这都是过分伪装,不近人情了。

圣人所说的“直”,是指如果那人贤良,那就不因有仇而不用他,如果那人不贤良,也不因为有仇反而包庇他。是对是错,是去掉还是录用,全都根据真实表现。用这种态度来回报仇怨,就必然不至于互相报复,没完没了了。

【暴吏害民必天诛】

官有贪暴,吏有横刻,贤豪之人不忍乡曲众被其恶,故出力而讼之。然贪暴之官必有所恃,或以其有亲党在要路,或以其为州郡所深喜,故常难动摇。

横刻之吏,亦有所恃,或以其为见任官之所喜,或以其结州曹吏之有素,故常无忌惮。及至人户有所诉,则官求势要之书以请托,吏以官库之钱而行贿,毁去簿历,改易案牍。人户虽健讼,亦未便轻胜。

[译文]

做大官的贪婪残暴,做小官的蛮横刻薄,贤良豪俊之人,不忍心乡里人都受他们欺负,所以要出力与他们打官司。然而贪婪残暴之官,必然有所依靠。或者因为他有亲近的嫡系身居要职,或者因为他为州官郡官所深深喜爱。所以很难把他动摇。

蛮横刻薄的小官,也是有依靠的。或者因为他被上级所喜爱,或者因为他很善于结交州郡的官吏,所以能常常无所顾忌。有专为人打官司的人要打官司,大官则去请有权势的人写封信加以关照,小官则用公家的钱来行贿。销毁档案,改换材料,即使善于打官司的人,也未必能够轻易取胜。

【民俗淳顽当求其实】

士大夫相见,往往多言某县民淳,某县民顽。及询其所以然,乃谓见任官赃污狼籍,乡民吞声饮气而不敢言,则为淳;乡民列其恶诉之州郡监司,则为顽。此其得顽之名,岂不枉哉?

[译文]

士大夫见了面,往往谈论哪一县的老百姓淳朴,哪一县的老百姓愚昧。等到去询问究竟怎么回事,原来是说现任官贪污肮脏,老百姓忍气吞声而不敢说话,这就叫淳朴。老百姓摆出他们的罪恶,向州郡的司法部门起诉,就叫做愚昧。像这样得一个愚昧的名称,岂不是太冤枉了吗?

【宅舍关防贵周密】

人之居家,须令垣墙高厚,藩篱周密,窗壁门关坚牢,随损随修。

如有水窦之类,亦须常设格子,务令新固,不可轻忽。虽窃盗之巧者,穴墙剪篱,穿壁决关,俄顷可辨。比之颓墙败篱、腐壁敝门以启盗者有间矣。且免奴婢奔窜及不肖子弟夜出之患。如外有窃盗,内有奔窜及子弟生事,纵官司为之受理,岂不重费财力!

[译文]

人们的住所,院墙必须造得高而厚,篱笆修得结实、严密,院门的枢纽要保持坚固结实。院墙、篱笆、院门都必须随坏随修。如果有通向院外的水沟之类的东西,也必须在院墙的洞口处设下木格或铁格,这些格子务必要让它总是新的和坚固的,不要轻视、忽略了这些事。这样,尽管窃盗之中身手灵巧的人在墙上挖洞、剪断篱笆、弄开门闩花不了多少时间,但也总比以残墙败篱腐壁破门来招惹强盗要好。而且,还能够避免奴婢们到处奔窜和不肖子弟夜里偷偷外出生事。如果外有盗贼,内有奴婢四处奔窜、子弟外出生事,纵使政府受理此事,你自家岂不是也要另外破费财产?

【山居须置庄佃】

居止或在山谷村野僻静之地,须于周围要害去处置立庄屋,招诱丁多之人居之。或有火烛、窃盗,可以即相救应。

[译文]

住在山谷、偏僻荒野的地方,必须在住房周围的要道附近建造田庄,用以招揽人口多的农户居住,以备遇到火灾或盗贼时可以赶来救应你。

【夜间防盗宜警急】

凡夜犬吠,盗未必至,亦是盗来探试,不可以为他而不警。夜间遇物有声,亦不可以为鼠而不警。

[译文]

凡是夜里听到狗叫时,不是来了盗贼,就是盗贼在试探虚实,不能以为是别的事而放松了警惕。夜里听见响声,也不要以为是老鼠,就不提高警惕。

【防盗宜巡逻】

屋之周围须令有路,可以往来,夜间遣人十数遍巡之。善虑事者,居于城郭,无甚隙地,亦为夹墙,使逻者往来其间。若屋之内,则子弟及奴婢更迭巡警。

[译文]

房子周围必须留出路以供往来,夜间派人多加巡逻。善于治家的人,即使住在城市里,房与房之间没什么空地,也要设法造夹墙,好让巡逻者能在房屋之间来回走动。至于屋里则由奴婢和子弟们轮流值班。

【夜间逐盗宜详审】

夜间觉有盗,便须直言“有盗”,徐起逐之,盗必且窜。不可乘暗击之,恐盗之急以刃伤我,又误击自家之人。若持烛见盗,击之犹庶几,若获盗而已受拘执,自当准法,无过殴伤。

[译文]

夜里,当你发现家中有了盗贼,应当直截了当地大喊:“有盗贼!”

然后,再慢慢地起身去抓贼。盗贼见自己已被人发现,必然会抱头鼠窜,你不要乘着天黑悄悄袭击盗贼,否则,盗贼在情急之中,会用利刃杀伤你,在搏斗中,还会误伤了家人。如果拿着蜡烛与盗贼遭遇上了,在这种情况下袭击盗贼是不得已的。如果盗贼已被自家人抓获,就应该按照法律办事,不要过多地殴打他。

【富家少蓄金帛免招盗】

多蓄之家,盗所觊觎,而其人又多置什物,喜于矜耀,尤盗之所垂涎也。富厚之家若多储钱谷,少置什物,少蓄金宝丝帛,纵被盗亦不多失。前辈有戒其家:“自冬夏衣之外,藏帛以备不虞,不过百匹。”此亦高人之见,岂可与世俗言!

[译文]

有钱财的人家,就是盗贼们偷盗的对象,而有些人又过多地置办金帛等物并喜欢向人夸耀,这样的人家,尤其令盗贼们垂涎三尺。富足之家,多储备一些钱谷,少存些金帛、古玩等东西,即使被盗,也不至于损失太多。一位前辈曾这样告诫他自己的家人:“除了冬夏衣物外,家中储藏的绢帛不要超过百匹。”这是高人的见解,岂能与世俗的人说呢!

【防盗宜多端】

劫盗有中夜炬火露刃,排门而人人家者,此尤不可不防。须于诸处往来路口,委人为耳目,或有异常,则可以先知。仍预置便门,遇有警急,老幼妇女且从便门走避。又须子弟及仆者,平时常备器械,为御敌之计。可敌则敌,不可敌则避。切不可令盗得我之人,执以为质,则邻保及捕盗之人不敢前。

[译文]

有的盗贼会半夜打着火把、手持利刃破门而入室抢劫,对于这种情况更要防备。为此,必须在多处交通路口派人望风,如果有什么异常情况,就能事先知道。此外,还要在家里设置一个便门,以便遇到紧急情况时,老幼妇女们能及早逃出。家中的子弟、仆人们平时要备有武器,用以御敌。盗贼来后,能打则打,不能打则退,千万不能让土匪抓住家人作为人质。否则,保丁和捕盗之人,就不敢上前抓捕了。

【刻剥招盗之由】

劫盗虽小人之雄,亦自有识见。如富人平时不刻剥,又能乐施,又能种种方便,当兵火扰攘之际,犹得保全,至不忍焚掠污辱者多。盗所快意于劫杀之家,多是积恶之人。富家各宜自省。

[译文]

土匪虽说是小人之中的英雄,但也有自己的想法。如果他们见到富人家平时能不苛刻地盘剥百姓,又乐善好施,并为人们提供种种方便,于是,在烧杀抢掠之际,仍然会保全他们,并且,不忍心烧毁他家的房屋。土匪们大肆掠夺焚烧的都是些罪恶累累的富人。所以,富人们应当自我反省一下自己的所作所为。

【失物不可猜疑】

家居或有失物,不可不急寻。急寻,则人或投之僻处,可以复收,则无事矣。不急,则转而出外,愈不可见。又不可妄猜疑人,猜疑之当,则人或自疑,恐生他虞;猜疑不当,则正窃者反自得意。况疑心一生,则所疑之人揣其行坐辞色皆若窃物,而实未尝有所窃也。或已形于言,或妄有所执治,而所失之物偶见,或正窃者方获,则悔将若何?

[译文]

居家生活,有时会丢失东西,这时,一定要赶快寻找。因为你及时寻找,偷东西的人见风声太紧,就有可能会把东西扔到僻静处,这样,你还可以找回失物。东西丢后,如果不是马上寻找,这件东西被小偷转移出去,就越发找不到了。另外,丢了东西,不能乱猜疑人。因为,如果猜中了,小偷就会感到心虚,恐怕会引发其他事端;猜疑不当,那么,偷了东西的人反而感到得意。况且,疑心一生,你看那被怀疑人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像偷东西的人,而实际上,人家并没有偷。或者你已把自己的怀疑说了出来,或者毫无根据地把被怀疑人治罪后,丢失的东西偶然又被你发现,或者真正偷东西的人刚刚被抓住,这时,你再后悔又有什么用呢?

【睦邻里以防不虞】

居宅不可无邻家,虑有火烛,无人救应。宅之四围,如无溪流,当为池井,虑有火烛,无水救应。又须平时抚恤邻里有恩义。有士大夫平时多以官势残虐邻里,一日为仇人刃其家,火其屋宅。邻里更相戒日:“若救火,火熄之后,非惟无功,彼更讼我,以为盗取他家财物,则狱讼未知了期。若不救火,不过杖一百而已。”邻里甘受杖而坐视其大厦为煨烬,生生之具无遗。此其平时暴虐之效也。

[译文]

你居住的周围一定要有邻居,否则,一旦着火,就会无人前来救应。住宅四周如果没有溪流,就应该挖个水池或水井,不然的话,一旦失火,将没有水可以用来灭火。此外,还应该在平时与邻里搞好关系,尽力帮助他们。有位士大夫平日倚仗官势残害百姓,一日有仇人来杀他的家人、烧他的房子,邻居们反而相互告诫说:“如果救火,火被扑灭后,我们不仅无功,他反而会控告我们偷他家的东西。官司不知要打到什么时候。如果不救火,不过是被打一百杖而已。”邻居们甘愿被杖打一百,也不愿去救火,坐视他家房屋化为灰烬,生活用具烧光。这是他平日残害百姓邻里的后果。

【火起多从厨灶】

火之所起,多从厨灶。盖厨屋多时不扫,则埃墨易得引火,或灶中有留火,而灶前有积薪接连,亦引火之端也。夜间最当巡视。

[译文]

厨房、灶台很容易起火。因为厨房如果长久不打扫,油垢积得多了,就容易引起火灾。或者是火灶中还有余火,而灶前又有干柴,二者相遇,也容易引起火灾。所以,厨灶是夜里最应该巡视的地方。

句子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