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范最经典名句翻译及作者李世民简介_一品句子

【帝范】李世民

作者小传李世民(599-649),唐太祖李渊次子,唐朝第二位皇帝,唐王朝实现统一过程中的主要将领之一,年号贞观,世称唐太宗。626年,李世民发动玄武门之变登上皇位。他在位期间,选贤任能,励精图治,厉行节约,选课农桑,促进了唐朝的社会经济从战乱中恢复,并逐渐走向繁荣。与此同时,唐朝在对北方游牧民族突厥的作战中取得决定性胜利,稳定了北方边疆。但他并未封闭国境,而是对少数民族政权和周边国家采取开明包容的政策,与之建立友好往来关系,吸引了少数民族政权和周边国家的归附,促进了贸易和文化交流的繁荣,使长安成为当时世界上重要的大都会。李世民开创了中国历史上重要的盛世“贞观之治”。

他为君为人开明大气,文辞也有浩然之气。他的治国思想以及与魏征、长孙无忌等君臣相得的佳话流传甚广,对后世颇有影响。

《帝范》是李世民写给他选定的继位者,即唐高宗李治关于为君之道的指导。李世民通过发动政变获取皇位,因而在选择继承人方面有所犹疑,纵容魏王李泰和太子李承乾的争夺,使太子因操切举事而受到废黜,而李泰亦因对太子逼压过甚而受到贬责。

最终,为保全几个儿子的性命,李世民选择了性情温厚的李治作为继承人。他担心李治因“偏钟慈爱,义方多阙,庭训有乖”,而“未辨君臣之礼节,不知稼穑之艰难”,难以承担起自己留下的重担,因而“披镜前踪,博采史籍,聚其要言”,作《帝范》给李治“以为近诫”。《帝范》分为君体、建亲、求贤、审官、纳谏、去谗、诫盈、崇俭、赏罚、务农、阅武、崇文十二篇,涵盖了古代帝王治国理政的各个方面,是我国历史上第一部系统化的帝王家训,不仅表现出李世民对将继承大统的儿子殷切的期望,也对后代帝王产生了重要影响。明成祖朱棣评论此书,“饬躬阐政之要,备在其中”,“要皆切实著明,使其子孙能守而行之,亦可以为治”。

01.夫国之匡辅,必待忠良。任使得人,天下自治。故尧命四岳,舜举八元,以成恭己之隆,用赞钦明之道。

士之居代,贤之立身,莫不戢翼隐鳞,俟风云之运;怀奇蕴异,思会遇之秋。……是以明君傍求俊义,博访英才,搜扬仄陋,不以卑而不用,不以辱而不尊。昔伊尹,有莘之媵臣;吕望,渭滨之贱老;夷吾,困于缧绁;韩信,弊于逃亡。然而商汤不以鼎俎为羞,姬文不以屠钓为耻,卒能献规景亳,光启殷朝;执旄牧野,会昌周室。齐成一匡之业,实资仲父之谋;汉以六合为家,实赖淮阴之策。故航舟之绝海也,必假桡楫之功;鸿鹤之凌云也,必因羽翮之用;帝王之治国也,必藉匡弼之资。故求之斯劳,任之则逸。虽照车十二,黄金累千,岂如多士之隆,一贤之重。此求人之贵也。

匡扶辅佐君王,一定要忠贞贤良之士才行。对这些人任用得当,自然能够治理好天下。因此尧帝任命四岳,舜帝举任八元,以此来实现垂拱而治的盛德,辅助敬肃明察的治国方略。士人处世、贤达之人立身,无不像凤收敛羽翼、龙隐匿鳞甲一样隐藏自己的才能,等待风云际会的时运到来;他们身怀独到的才华,期待着得到赏识和重用的一天。……因此,贤明的君主到处去求访搜罗才德出众的贤达英才,连最偏僻最简陋的地方也不放过,不因为人才一时地位卑微就不任用他,也不因为人才曾经蒙受屈辱就不尊重他。过去的伊尹,是有莘氏的家臣;姜子牙,是渭水之滨一位贫贱的老人;管仲曾经被关进牢里;韩信曾经因为不受重用而逃亡。然而商汤不因为伊尹曾经是厨师就嫌弃他,周文王不因为姜太公只是个钓鱼的老人就鄙夷他,最终才能开创商朝的太平,昌明周室的统治。齐国成就霸业,实在是依靠管仲的谋略;汉朝平定天下,实在是倚仗韩信的策划。所以,舟船能够渡海,一定要桨的辅助;鸿鹄能够凌云高飞,一定要借助翅膀的力量;帝王要治理国家,一定要借重匡弼之臣的帮助。所以求访贤才是帝王应该为之劳累的事,找到贤才并任用他们之后,帝王就比较安逸了。即便是能够照亮整个车子的明珠多达十二个,黄金积累了数千斤,哪里比得上贤士众多的兴隆气象,哪里比得上一位栋梁之材来得重要。这就是访求人才的重要性。

02.夫设官分职,所以阐化宣风。故明王之任人,如巧匠之制木,直者以为辕,曲者以为轮,长者以为栋梁,短者以为拱桷。无曲直长短,各有所施。明王之任人,亦犹如是也。智者取其谋,愚者取其力,勇者取其威,怯者取其慎,无愚、智、勇、怯,兼而用之。

故良匠无弃材,明主无弃士。不以一恶去其善,勿以小瑕掩其功。(yipinjuzi.com)割政分机,尽其所有。

设立不同的官位、分割不同的职务,是为了阐扬德化、宣布风教。所以,贤明的君王任用人才,就像能工巧匠裁用木料一样,直的木材用来做辕,弯的木材用来做轮,长的木材用来做房屋的栋梁,短的木材用来做斗拱椽木。不同的木料无论曲直长短,都各有不同的用途。贤明的君王任用人才,也是如此。有智慧的人发挥他的谋略,缺乏智慧的人则发挥他的勇力,勇敢的人发挥他的武威,怯懦的人发挥他的谨慎,无论一个人智慧或是木讷,勇敢或是怯懦,都应该充分任用。

所以,好的工匠不会丢弃木材,贤明的君主不会遗弃人才。

对于所任用的人,不因为一点缺点就否定他的长处,不要为了一点小瑕疵就忽视他的功劳。设置官位,分割事物,就是要使人才各尽其能,而不求全责备。

03.然则函牛之鼎,不可处以烹鸡;捕鼠之狸,不可使之搏兽。一钧之器,不能容以江汉之流;百石之车,不可满以斗筲之粟。何则?大非小之量,轻非重之宜。

今人智有长短,能有巨细,或充百而尚少,或统一而已多。有轻材者,不可委以重任;有劣智者,不可责以大功。君择臣而授官,臣量己而受职。则委任责成,不劳而化,此设官之审也。

然而,用来装牛的鼎,不可以用来烹鸡;捉老鼠的狸猫,不可以让它去和野兽搏斗。能容三十斤的器皿,装不下江水汉水;能盛一百石的车子,不能被升斗的粟米装满。这是为什么呢?大的东西装不进小的容器,轻的东西也不应该用能承重的东西去装。人的智慧有长有短,能力有大有小,有的人带领百人还嫌少,有的人统率一个人就已经很多了。薄有才干的人,不能让他承担重大的职任;智慧不足的人,不能让他去谋划大事。君主依据才干选择臣子授予官职,臣子衡量自己的才干决定是否接受官职。这样一来,对人才的委任恰如其分,事情自然办得成,君主也就不必事必躬亲,而能够垂拱而治了,这是设立官职应仔细考虑的地方。

04.夫王者高居深视,亏聪阻明,恐有过而不闻,惧有阙而莫补,所以设鼗树木,思献替之谋;倾耳虚心,伫忠正之说。言之而是,虽在仆隶刍荛,犹不可弃;言之而非,虽在王侯卿相,未必可容。其议可观,不责其辩;其理可用,不责其文。至若折槛坏疏,标之以作戒;引裾却坐,显之以自非。故忠者沥其心,智者尽其策。臣无隔情于上,君能遍照于下。昏主则不然,说者拒之以威,劝者穷之以罪。大臣惜禄而莫谏,小臣畏诛而不言。恣暴虐之心,极荒淫之志,其为壅塞,无由自知。以为德超三皇,材过五帝,至于身亡国灭,岂不悲矣!此拒谏之恶也。

君王高居深宫,与百姓隔绝,听不到人民的呼声,看不见人民的情状,担心有过失而听不到指责,害怕有缺漏而不能弥补,所以设立登闻鼓、树立谤木,希望得到进谏之言;侧耳倾听,虚怀若谷地接纳忠诚正直的言论。只要所说的话是正确的,即便说话的人是仆役奴隶,或是割草砍柴的平民,也不能因此不予采纳;所说的话不对,即便是王侯卿相所言,也不一定要接受。只要所议论的内容有可取之处.就不去苛责他的言辞;只要所陈述的道理有可施行之处,就不去苛责他的文采。汉朝的朱云为了向汉成帝进谏而折断了大殿上的栏杆,战国的师经为了劝谏魏文侯而撞坏了他帽子上的玉珠串,汉成帝和魏文侯就把断掉的栏杆和珠串保留起来,作为警戒自己的标志。三国时的辛毗为了劝阻魏文帝迁徙士家而扯坏了魏文帝的衣服,西汉的袁盎?为了遵守礼制而将汉文帝宠爱的慎夫人的坐垫布置得靠后,慎夫人虽然当时生气,但听说缘由后,赏赐黄金给袁盎。正因为君主能如此,忠诚之士才能将忠心全然奉上,有智慧的人才能将才略如数献出。臣子与君上没有隔阂,君主的盛德能够普照天下。昏庸的君主就不这样,他们以威权拒绝进言的人,加罪于劝谏的人。位高权重的臣子因为不舍俸禄而不去进谏,地位低微的臣子因为害怕获罪而不敢说话。昏庸的君主放纵自己的暴虐,极度荒淫,却因为堵塞言路而听不到不同的声音,难以自知过错。反而以为自己的德行超越三皇,才能胜过五帝,最终导致身死国灭,难道不可悲吗!这是拒绝谏言的坏处。

05.砥躬砺行,莫尚于忠言;毁德败心,莫逾于谗佞。

今人颜貌同于目际,犹不自瞻,况是非在无形,奚能自睹?何则?饬其容者,皆能窥于明镜;修其德者,不如访于哲人。拒善自愚,何迷之甚!良由逆耳之辞难受,顺心之说易从。彼难受者,药石之苦喉也;此易从者,鸩毒之甘口也。故明主纳谏,病就苦而能消;暗主从谀,命因甘而致殒。可不诫哉!

磨炼自己的行为和道德,最好的办法莫过于听从忠诚的言论;败坏自己的道德和心性,没有比接近进谗言的小人更快的了。人的脸颊就长在眼睛下面,尚且不能正确地看待自己,何况是非这种无形的事物,怎么能自己看清呢?这是为什么?人们在修饰容貌的时候,都知道对着镜子照一照;而想要完善德行的时候,却不知道去向有贤德的人请教。拒绝诚恳的言论而愚弄自己,这是何等的愚蠢呵!这大概是因为,逆耳的言辞难以接受,顺心的说法容易遵从吧。逆耳之言,就好像汤药一样苦;顺心之说,就好像鸩毒一样美味。所以,贤明的君主接受谏言,忍一时之苦,但病就治好了;昏庸的君主听从阿谀,一时痛快,但很可能性命不保。不能不引以为戒啊!

06.夫君者,俭以养性,静以修身。俭则民不劳,静则下不扰。民劳则怨起,下扰则政乖。人主好奇伎淫声,鸷鸟猛兽,游幸无度,田猎不时。如此则徭役烦,徭役烦则人力竭,人力竭则农商之业废焉。人主好高台深池,雕琢刻镂,珠玉珍玩,黼黻缔络。如此则赋敛重,赋敛重则民财匮,民财匮则饥寒之患生焉。……乱世之君,极其骄奢,恣其嗜欲。土木衣缇绣,而民短褐不全;犬马厌刍豢,而民糟糠不足。故人神愤怨,上下乖离,佚乐未终,倾危已至。此骄奢之忌也。

对于君主来说,俭朴可以涵养德性,清静可以休养身心。君主保持俭朴,百姓就不会过于劳乏;君主喜欢清静,下面的官吏也就不会滋生纷扰。百姓如果过于劳乏,就会产生怨恨;官吏如果滋生纷扰,政治就会走向混乱。君主如果纵情声色,喜欢珍禽猛兽,冶游毫无节制,狩猎不遵天时,百姓的徭役就会频繁,民力就会衰竭,进而农商等事业就会走向衰落。君主如果喜欢宏伟的亭台和深广的池水,雕琢精美的器物珠宝,绣工精良的锦缎纱绸,百姓所承受的赋税就会加重,百姓的财物就会匮乏,进而缺衣少食受饥寒之苦。

祸乱世道的君主,极度骄奢淫逸,放纵自己的欲望。君主的宫殿都装饰上精美的丝绸,百姓却穿着破破烂烂的粗布短衣;君主豢养的犬马有吃不完的精致饲料,百姓却连赖以糊口的粗粮都不够。所以人神共愤,朝廷上下离心离德,悠闲安乐的日子还没完,倾覆败亡就已经到来了。这就是要戒除骄奢的原因。

07.夫圣代之君,为乎节俭。富贵广大,守之以约;睿智聪明,守之以愚。不以身尊而骄人,不以德厚而矜物。茅茨不剪,采椽不斫,舟车不饰,衣服无文,土阶不崇,大羹不和。非憎荣而恶味,乃处薄而行俭。

故风淳俗朴,比屋可封。此节俭之德也。

圣明时代的君主,都施行节俭的美德。虽贵为天子,富有四海,仍然厉行节约;虽具有智慧,耳聪目明,仍然像愚人一样处处谨慎。不因为身份尊贵就对他人颐指气使,不因为德行深厚就恃才傲物。盖房顶用的茅草也不刻意修剪,建房屋用的木料也不专门打磨,出行乘坐的车船上没有华丽的装饰,身上穿的衣服没有精美的花纹,门前的台阶不垫高一些,煮肉汁不用盐梅调味。这不是因为圣明的君主厌恶荣华的事物和甘美的饮食,而是他们坚持居处淡泊,行事俭朴。因此才能使风俗淳朴,人民普遍德行高尚。这是节俭的好处。

08.奢、俭由人,安、危在己。五关近闭,则令德远盈:千欲内攻,则凶源外发。是以丹桂抱蠹,终摧曜月之芳;朱火含烟,遂郁凌云之焰。故知骄出于志,不节则志倾;欲生于身,不遏则身丧。故桀、纣肆情而祸结,尧、舜约己而福延,可不务乎?

骄奢还是节俭,关乎平安和危乱,而这一切都是由人自身决定的。如果能清心寡欲,美好的德行和命运就会延续下去。如果欲望攻心,就会招来祸患。所以,丹桂之中有了蠹虫,就会失去其荣耀的芳华,终而成为朽木;红色的火苗中仅有一些细微的烟尘,就会遏制其冲天的炽焰,终而熄灭。

由此可知,如果不防微杜渐,善始敬终,骄奢就会不招自来,恶欲就要急速生长。骄奢和恶欲得不到有效遏制,就势必导致身死国灭的惨剧。夏桀商纣因为纵情肆意,倒行逆施,从而引火烧身,自掘坟墓;尧舜却因律己修身,顺乎民心,从而使帝业辉煌,江山永续。两相比较,难道不应该更好地身躬行节俭吗?

句子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