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伯温《传家宝》,媲美《增广贤文》和《治家格言》

【刘伯温《传家宝》】

在刘姓宗族中、甚至在传统的中国社会当中,明代·刘伯温的《传家宝》,其地位几乎可以与朱熹的《治家格言》,以及在中国人中广泛流传的《增广贤文》相媲美,成为流传千古的“治家格言”。

勤俭立身之本,耕读保家之基。

大福皆同天命,小富必要殷勤。

一年只望一春,一日只望早晨。

有事莫推明早,今日就想就行。

明日恐防下雨,又推后日天晴。

天晴又有别事,此事却做不成。

夏天又怕暑热,冬寒又怕出门。

为人怕寒怕热,如何发达成人。

请看天上日月,昼夜不得留停。

臣为朝君起早,君为治国操心。

寒窗苦读君子,五更雪夜萤灯。

官商盐埠当铺,万水千山路程。

若做小本生意,必要起早五更。

乡农春耕下种,一年全靠收成。

男人耕读买卖,女人纺织殷勤。

勤俭先贫后富,懒惰先福后贫。

用物体惜检点,破烂另买费用。

纵有房屋田地,乱用终久贫穷。

每日开门两扇,要办用度人情。

自食油盐柴米,总要自己操心。

一家同心合意,何愁万事不兴。

若是你刁我拗,家屋一事无成。

近来年轻弟子,为何不做营生。

总想空闲游耍,不思结果收成。

年轻力壮不做,老来想做不能。

别人那样发达,我又这等贫穷。

别人妻财子禄,我今一事无成。

别人长有两目,我有一双眼睛。

又不瞎眼跛脚,为何不如别人。

自己思来想去,只为赌博奸淫。

务须回心转意,发愤做个好人。

为人忠厚老实,到底不得长贫。

忍让和气者富,争强好讼必贫。

粗茶淡饭长久,衣衫洁净装身。

不论居家在外,总要节省殷勤。

若是出门求利,总要急赶回程。

银钱勤付家寄,空信也要常行。

父母免得悬望,妻儿也免忧心。

若是赌博乱用,一世不能成人。

赌钱不是正业,本来有输有赢。

赢钱个个问借,输钱不见一人。

即刻脱衣押当,无人来帮半文。

回家寻箱找柜,想去再赌转赢。

谁知赢不收手,再赌又输与人。

输多无本生意,耕读手艺无心。

输久欠下账目,田地当卖别人。

父母妻儿丢贱,自己被人看轻。

嫖赌从今戒尽,耕读买卖当勤。

每日清晨早起,夜坐必要更深。

伙计同心协力,商量斟酌方行。

银钱交点清白,戥称斛口两清,

算盘不可错乱,账目登记宜清。

开店公平和气,主顾富客常临。

兄弟忍让和睦,外人不敢欺凌。

夫妻更要和顺,吵闹家难安宁。

亲朋不可轻视,弟妹不可断情。

贫富都要来往,免被别人看轻。

奴婢务宜恩待,必有护主之心。

切莫使气刻薄,忍耐三思而行。

村坊和睦为贵,不可唆害别人。

瞒心骗拐莫作,斗秤总要公平。

钱粮不可拖欠,关税更要报清。

安分守己为贵,奸滑造次莫行。

亲戚朋友识破,谁肯赊借分文。

必然饥寒受饿,定起盗贼狠心。

偷盗有日犯出,吊打必不容情。

先捆游街示众,然后押送衙门。

板子夹棍难免,铁枷锁链拴身。

自身监牢受苦,父母妻儿忧惊。

劝君回心转意,耕读买卖为生。

嫖奸更不可作,出钱还愁丧命。

纵死不遭砍杀,拳打也是伤身。

先刑脱衣剪发,然后捆送衙门。

官坐法贵审问,招认奸恶淫行。

枷身当街示众,羞愧难见六亲。

男人羞见子侄,女人一世污名。

丈夫当场休出,外嫁无脸见人。

奸淫第一损德,报应儿女妻身。

我嫖别人妻女,我有姐妹女人。

倘若别人嫖戏,我知岂肯容情。

妻女定然砍杀,姐妹我必断情。

想来人人如此,为何我去奸淫。

善恶终须有报,不可损坏良心。

嫖赌若能谨戒,天涯海角可行。

功名连升高中,买卖财发万金。

粗言虽无平仄,贫富都可读行。

为恶化为良善,懒人听了必勤。

劝君抄本回去,教训子侄儿孙。

口教恐怕不信,此乃有书为凭。

基能留心熟读,定有结果收成。

批日:怕贫休浪荡,爱富莫闲游。欲求身富贵,须向苦中求。

句子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