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治产,不问政。—陈三立家训和个人简介

【简介】

陈三立(1859-1937年),字伯严,号散原。江西义宁人。近代同光体诗派重要代表人物,晚清维新派名臣陈宝箴之子,与谭嗣同、徐仁铸、陶菊存并称“维新四公子”,国学大师、历史学家陈寅恪之父,另一子陈衡恪为画家。陈三立被誉为中国最后一位传统诗人。生前曾刊行《散原精舍诗》及其《续集》、《别集》,逝后有《散原精舍文集》17卷出版。

1898年,戊戌变法失败,慈禧训政,陈宝箴、陈三立父子以“滥保匪人”(即变法四章京之杨锐、刘光第)获罪革职,永不叙用。1900年陈宝箴即辞世。陈三立从此绝意世务,定下“不治产、不问政”的家训,而开始了其后半生近四十年“凭栏一片风云气,来作神州袖手人”的诗人生涯。

从此以后陈家再也没有涉足过宦海和官场。1923年至1925年,陈三立住在杭州。(一品句子网整理)1924年4月印度诗人泰戈尔来中国,徐志摩等由北平前往上海欢迎,接着一行来到风光旖旎的杭州,在西湖之畔的净慈寺,泰戈尔特地拜晤了陈三立。两位不同国籍的老诗人,通过徐志摩的翻译,各道仰慕之情,互赠诗作。泰戈尔以印度诗坛代表的身份,赠给陈三立一部自己的诗集,并希望陈三立也同样以中国诗坛代表的身份,回赠他一部诗集。陈三立接受书赠后,表示谢意,谦逊地说:“您是世界闻名的大诗人,是足以代表贵国家诗坛。而我呢,不敢以中国诗人代表自居。”后两人比肩合影,传为中印文化交流史上的佳话。

1929年,陈三立登庐山。山居期间,蒋介石曾到牯岭避暑,很想见见他,特派专人登门联系。他不愿与当政者交往,对来人说:“我已经是一个不闻世事的世外之人,即使我们会晤了,也没有什么可谈的,我看还是不必来见吧。”

家族问政之心虽枯,追求学问之心就成为主轴。陈三立对后代的教育非常地上心。他的几个儿子显然受到此家庭环境的熏陶和影响,比如陈寅恪早年即养成的吟诗唱和的习惯,再比如他坚厚的经史学功底等都是表现。童年时期陈寅恪就极喜欢读书,后来他患眼疾住院,曾同后学王钟翰谈及:“我之目疾非药石所可医治者矣!因龆龄嗜书,无书不观,夜以继日。旧日既无电灯,又无洋烛,只用小油灯,藏之于被褥之中,而且四周放下蚊帐以免灯光外露,防家人知晓也。加以清季多光纸石印缩印本之书,字即细小.且模糊不清,对目力最有损伤。而有时阅读,爱不释手,竞至通宵达旦。久而久之,形成了高度近视,视网膜剥离,成为不可幸免之事了!”

这样的功夫一方面自然离不开陈寅恪本人的卓异天资,但毫无疑问,同陈三立的家教也有其紧密联系。

句子标签:家规家训家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