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皆以奢靡为荣,吾心独以俭素为美《俭训示康》司马光

吾本寒家,世以清白相承。吾性不喜华靡,自为乳儿,长者加以金银华美之服,辄羞赧弃去之。二十忝科名,闻喜宴独不戴花。同年日:“君赐不可违也。”乃簪一花。平生衣取蔽寒,食取充腹;亦不敢服垢弊以矫俗干名,但顺吾性而已。

众人皆以奢靡为荣,吾心独以俭素为美。人皆嗤吾固陋,吾不以为病。应之日:“孔子称‘与其不逊也宁固’;又日‘以约失之者鲜矣’;又日‘士志于道,而耻恶衣恶食者,未足与议也。’古人以俭为美德,今人乃以俭相诟病。嘻,异哉!”

【译文】

我本来出生在贫寒的家庭,世世代代都凭借清白的家风相继承。

我生性不喜欢豪华奢侈,从儿时起,长辈把饰有金银的华美的衣服加在我身上,我总是害羞地扔掉它。二十岁那年忝列在进士的科名之中,参加闻喜宴时,只有我不戴花,同年中举的人说:“花是君王赐戴的,不能违反不戴。”我才在帽檐上插上一枝花。我一向衣服只求抵御寒冷,食物只求填饱肚子,也不敢故意穿肮脏破烂的衣服以违背世俗常情,表示与常人不同求得好名声,只是顺着我的本性行事罢了。

许多人都把奢侈浪费看作光荣,我心里独自把节俭朴素看作美德。

别人都讥笑我固执,不大方,我不把这作为缺陷,回答他们说:“孔子说:‘与其不谦虚,宁愿固陋。’又说:‘因为俭约而犯过失的,那是很少的。’又说:‘有志于探求真理但却以吃得不好,穿得不好,生活不如别人为羞耻的读书人,这种入是不值得跟他谈论的。’古人把节俭作为美德,现在的人却因节俭而相讥议,认为是缺陷,嘻,真奇怪呀!”

【小传】

司马光(1叭9-1086年),字君实,号迂叟,陕州夏县(今山西夏县)涑水乡人,世称涑水先生,北宋政治家、史学家、文学家。

历仕仁宗、英宗、神宗、哲宗四朝,卒赠太师、温国公,谥文正,为人温良谦恭、刚正不阿;做事用功刻苦、勤奋。以“日力不足,继之以夜”自诩,其人格堪称儒学教化下的典范,历来受人景仰。宋仁宗时中进士,英宗时进龙图阁直学士。宋神宗时,反对王安石施行变法。王安石变法以后,司马光离开朝廷十五年,主持编纂了中国历史上第一部编年体通史《资治通鉴》。生平著作甚多,主要有史学巨著《资治通鉴》、《温国文正司马公文集》、《稽古录》、《涑水记闻》、《潜虚》等。

司马光十分注意孩子的教育,要他们力戒奢侈、谨身节用。

自己生活上节俭纯朴.“平生衣取蔽寒,食取充腹”,但却“不敢服垢弊以矫俗干名”。他常常教育儿子说,食丰而生奢,阔盛而生侈。他强烈反对当时社会上败坏的风俗,例如:做事讲排场、摆阔气,当差走卒穿的衣服和士人差不多,下地的农夫脚上也穿着丝鞋。

司马光极力提倡节俭朴实,流传至今最有名的话就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这句话的意思是说,由节俭的生活变成奢侈容易,要由奢侈的生活节俭下来就很难了。在司马光的教育下,其子司马康从小就懂得俭朴的重要性,并以俭朴自律。他历任校书郎、著作郎兼任侍讲,也以博古通今、为人廉洁和生活简朴而称誉于后世。

句子标签:家规家训家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