恕己之心恕人《戒子弟》范纯仁

我平生所学,唯得忠恕二字,一生用不尽,以至立朝事君,接待僚友,亲睦宗族,未尝须臾离此也。

人虽至愚,责人则明;虽有聪明,恕己则昏。尔曹但常以责人之心责己,恕己之心恕人。不患不到圣贤地位也。

【译文】

我一生学习,所得到的只有忠、恕二字,这两个字一生也用不完,以至于在朝做官侍奉君王,接待同事和朋友,与亲戚宗族的人和睦相处,从来没有一刻离开这两个字。

一个人即使最笨,他在指责别人时总是很聪明;一个人即使最聪明,宽恕自己时总是显得很糊涂。你们应当用指责别人的心情来指责自己,用宽恕自己的心情来宽恕别人。这样,不怕不具有圣贤的地位。

【小传】

范纯仁(1027-1101年),字尧夫,谥忠宣,吴县(今江苏苏州)人,范仲淹次子。北宋大臣,人称“布衣宰相”。宋仁宗皇祐元年进士,曾从胡瑗、孙复学习。父亲殁没后才出仕知襄城县,累官侍御史、同知谏院,出知河中府,徙成都路转运使。宋哲宗立,拜官给事中,元祐元年同知枢密院事,后拜相。宋哲宗亲政,累贬永州安置。范纯仁于宋徽宗立后,官复观文殿大学士,后以目疾乞归。著有《范忠宣公集》。

范纯仁上书,要求赦免吕大防等人,言辞十分恳切,以至触怒了大臣章惇,被贬为永州知州。当范纯仁上书时,有人说,万一触怒皇帝被贬,您这么大年纪了,多不适合!范纯仁说:“我家世代受皇帝的恩惠,现在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没有一个人出来讲话。如果皇帝改变主意,那样关系很大。如果不同意,我获罪而死,也无遗憾。”于是命令家人打点行装,以待受贬。

每次他的儿子们埋怨章悖时,他都要斥责阻止他们。沿着江路赶赴永州,他们乘坐的船翻了,家人扶着范纯仁,全身都湿透了,范纯仁对他的儿子们说:“这也是章悖做的吗?”

范纯仁流放永州,教儿孙们读书,亲自监督,常常到夜半时分。在永州三年,怡然自得。有的人对他不敬,一般人不能忍受,而范纯仁不为此烦恼,也从不在事后怀恨。每次与宾客交谈,只谈论圣贤如何修身养性,或谈论学医药书,其他事从不去说。这样,气色与外表更安康宁静,像在京城的时候一样。

句子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