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女人人生感悟格言_一品句子【18】

414.没有什么能促使我投票赞成给妇女选举权。我不会那么怕女人,以至于讨论这么重要的一个问题。

温斯顿·丘吉尔(1874-1965),英国政治家。

《惊世骇俗的丘吉尔》,约1910年。

415.妇女遭受那种沉默的同谋为时太久了,不能允许它再延续一分钟了。在医学界被人们承认的一种成规就是,即使一个妻子成为性病的受害者,也不能让她知道实情。

克丽斯特贝尔·潘克赫斯特(1880-1958),英国妇女参政论者。

《大灾难》,约1910年。

416.直到变化着的经济条件使得事情真正发生,挣扎着的早期社会几乎很难猜到,妇女走向文雅的道路就在于无所作为。

艾米丽·詹姆士·普特南(1865-1944),美国作家、纽约巴纳德学院首任院长。

《贵妇》序言,1910年。

417.社会主义者对妇女参政论者说道:“我的事业比你的更伟大!

你只为一个特殊阶级服务,我们是为全体大众的利益献身,会保证每一种好处!”妇女参政论者对社会主义者说道:“你低估了我的事业!

只要妇女还是受压迫的阶级.你的经济规律就打动不了大众!”社会主义者解释道:“提高了的世界也会提高妇女的地位。”“只要世界的一半还被蔑视和贬低,你就提高不了整个世界。”妇女参政论者坚持说道。

世界醒过来了,尖刻地反驳道:“你们俩的工作都是一样:共同努力还是分开努力,你们俩都要全心全意——只要投入就行!”夏洛特·泼金斯·吉尔曼(1860-1935),美国作家与演说家。

《妇女参政歌曲与诗歌》,1911年。

418.不错,女权运动打破了许多旧枷锁,但它也铸造了新的枷锁。

爱玛·戈尔德曼(1869-1940),美国编辑。

《无政府主义及其他论说文》中文章《妇女解放的悲剧》1911年。

419.仅仅是表面的解放使得现代女性成为了一种虚假的人……现在,如果她真的希望自由的话,妇女就面对着把自己从解放中解放出来的必要性。

同上。

420.至于广大的工作女孩与妇女,假如家庭的狭隘和缺乏自由换来了工厂里、血汗车间里和百货商店里的狭隘和缺乏自由,她们又赢得了多大的独立性呢?

同上。

421.美国实际生活中重要的、唯一的上帝:这个男人能挣钱谋生吗?他能养活妻子吗?这就是婚姻的惟一理由。

同上。

422.就在前些天我听说,男人(无论已婚或未婚)可以在条件有利时不断地跟女人乱交,这在现代社会中已是个被相当普遍承认的现象;尽管如此,要是一个女人这么做——倘若她是个已婚妇人——就可能被看作精神不正常,并且在她丈夫和医生的默许下,被终身监禁在疯人院里。

劳伦斯·修斯曼(1865-1959),英国艺术家与作家。

《对两性关系的无知所产生的不道德后果》,1911年。

423.妇女该在帝国政治中占有一席之地了。

埃米琳-潘克赫斯特(1858-1928).英国妇女参政论者。

《旗帜》,1911年10月5日。

424.我们的纺车都被打破了,我们也不再像过去那样敢于骄傲地说,只有我们女人才给人们织布穿衣……今天,蒸汽往往给我们做面包,而且面包都给送到家门口。

奥利夫·史莱纳(1855-1920),南非作家。

《妇女与劳动》,1911年。

425.妇女在付报酬的职业里工作的历史,就是不断地从工作转到车间,并伴随着漫长的工时、过度劳动、妇女缺乏培训和技能、对工作缺乏兴趣的历史。

海伦.L.萨姆纳(1876-1933),美国政府官员和儿童权利活动家。

《参议院报告》,1911年。

426.我国的妇女工作历史表明,立法是能改善大批妇女工薪族工作条件的惟一力量。

427.你们这些在内政部掌权的人,难道不知道现代女性既能写作,也能缝纫吗?也许你们急于把自己的一些长期偏见强加给我们妇女,比如说针线对妇女来说,是比钢笔更好的工具。如果是这样,我可以请求你们选择别的时间和地点来吹捧针线、贬低钢笔好吗?

马里恩·华莱士一邓洛普在因为妇女参政活动而被监禁期间写给内政部长的信。1911年12月5日。

428.这些无畏的“敲打字机的人”,在不打字的时候,不应该允许她们捧读爱情小说,或织花样毛衣,而是该让她们把空闲时间用来清洗办公室,掸灰尘。毫无疑问,你会同意这些活更适合她们女性,也许会给她们一点实践和见识,让她们知道,假如日后有一天她们如此自贬身份,嫁给4个男性职员后,他们将不得不干的活。此刻她们正在竭力夺取男性职员的饭碗呢。

一位男性职员的来信《利物浦刚声报》,1911年。

429.我认为,好战的妇女参政论者现存所处的地位颇类似七兵,你不认为}:兵是杀人犯,因为他们是为一个正义的事业而战斗。

而我作为一个好战的妇女参政论者也不是一个罪犯。因为我为之奋斗的事业跟男人为之奋斗的其他任何事业一样,都是正义的,所以我说,先生们,我在道义上是无罪的。

海伦·克拉格。

因放火被捕后在法庭上为自己辩护。《妇女参政论者报》1912年10月25日。

430.好战的妇女参政论者那充满激情的理想主义和勇敢的想象,与普通男人那迟钝的体面形成鲜明对比,后者坚持把她们看作罪犯和疯子。

伊莱恩·基德。

《唯物主义与好战者》,约1912年。

431.世界上有些地方,包括一个如此卓著的国家,就连苏格_兰这样的教育先锋都给女孩施加了沉重的精神压力……官方的规定要求,在13、14和15岁的时候,大量女孩,而且是挑选出来的女孩,将致力于准备各种考试,很多事情都取决于这些考试。

卡莱伯·威廉斯·萨利比(1878-1940),英国内科医生。

《妇女与女人气质》,1912年。

432.工业和高等教育的整个进化过程,以及杰出人才的进步过程,都表明男人有种不变的倾向,就是当妇女的活动达到了某种高度增长的专门化阶段时,他们就把妇女排除在外。

安娜·加林·斯宾塞(1851-1931),美国牧师和社会改革家。

《社会文化中妇女的参与》1912年。

433.当妇女宣布说她们不再是软弱无助、讨厌一文不名、拒绝伏低做小的时候,男人就气势汹汹、语无伦次,发现自己处于矛盾的境地。

丽贝卡·韦斯特(1892-1983),英国小说家和记者。

《曼彻斯特每日快报》,1912年11月26日。

434.男人所渴望的就是父权制度。他喜欢想象自己在晚饭后坐在走廊上,妻子陪在身边,孩子们在庭院里玩耍,同时他那未嫁的姐妹们在起居室里演奏二重奏,他那身为老姑娘的姑姑给人人端咖啡。

养着这一群无助的、一文不名的、伏低做小的女人,就是他在英国能企及的享受后宫佳丽的精神欢乐。

同上。

435.男人压迫女人的欲望,其动机就是纯粹的自私……从切斯特顿到莱昂内尔·泰勒的那些反女权主义者们想让女人专修美德。男人在世界上到处寻欢作乐,杀人放火,在贸易、探险或艺术中纵情于罪孽深重的各种冒险,而女人却要呆在家中,为把人类带到个更好的世界去而努力。

同上。

《号角》,1912年12月20日。

句子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