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问和存养的格言警训

【学问类】

古今来许多世家,无非积德; 天地间第一人品,还是读书。

读书即未成名,究竟人高品雅; 修德不期获报,自然梦稳心安。

为善最乐,读书便佳。

诸君到此何为,岂徒学问文章,擅一艺微长?便算读书种子,在我所求亦恕。不过子臣弟友,尽五伦本分,共成名教中人。

聪明用于正路,愈聪明愈好,而文学功名益成其美。聪明用于邪路,愈聪明愈谬,而文学功名适济其奸。

祭虽有仪,而诚为本;丧虽有礼,而哀为本;士虽有学,而行为本。

飘风不可以调宫商,巧妇不可以主中馈,词章之士不可以治国家。

经济出自学问,经济方有本源; 心性见之事功,心性方为圆满。

合事功更无学问,求性道不外文章。

何谓至行?日庸行。何谓大人?日小心。

何以上达?日下学。何以远到?日近思。

竭忠尽孝,谓之心。治国经邦,谓之学。

安危定变,谓之才。经天纬地,谓之文。

霁月光风,谓之度。万物一体,谓之仁。

以心术为本根,以伦理为桢干,以学问为茁畲,以文章为花萼,以事业为结实,以书史为园林;以歌咏为鼓吹,以义理为膏l梁,以著述为文绣,以诵读为耕耘,以记问为居积;以前言往行为师友,以忠信笃敬为修持,以作善降祥为受用,以乐天知命为依归。

凛闲居以体独,卜动念以知几, 谨威仪以定命,敦大伦以凝道,备百行以考德,迁善改过以作圣。

收吾本心在腔子里,是圣贤第一等学问;尽吾本分在素位中,是圣贤第一等工夫。

万理澄彻,则一心愈精而愈谨。

一心凝聚,则万理愈通而愈流。

宇宙内事,乃己分内事;己分内事,乃宇宙内事。

身在天地后,心在天地前;身在万物中,心在万物上。

观天地生物气象,学圣贤克己工夫。

下手处是自强不息,成就处是至诚无妄。

圣贤之道教人易,以圣贤之道治己难;以圣贤之道出口易,以圣贤之道躬行难;以圣贤之道奋始易,以圣贤之道克终难。圣贤学问是一套,行王道必本天德;后世学问是两截,不修己只管治人。

口里伊周,心中盗跖,责人而不责己,名为挂榜圣贤,独凛明旦,幽畏鬼神。知人而复知天,方是有根学问。

无根本底气节,如酒汉欧人,醉时勇,醒来退消,无分毫气力。无学问底识见,如庖人炀灶,面前明,背后左右,无一些照顾。

理以心得为精,故当沉潜,不然耳边口头尔;事以典故为据,故当博洽,不然臆说杜撰也。

只有一毫粗疏处,便认理不真,所以说惟精;不然,众论淆之而必疑。只有一毫二三心,便守理不定,所以说惟一;不然,利害临之而必变。

接人要和中有介,处事要精中有果,认理要正中有道通。

在古人之后议古人之失,则易; 处古人之位为古人之事,则难。

古之学者得一善言,附于其身;今之学者得一善言,务以悦人。

古之君子病其无能也,学之;今之君子耻其无能也,讳之。

眼界要阔,遍历名山大川;度量要宏,熟读五经诸史。

先读经后读史,则论事不谬于圣贤。

既读史复读经,则观书不徒为章句。

读经传则根柢厚,看史鉴则事理通,观云天则眼界宽,去嗜欲则胸怀净。

一庭之内,自有至乐;六经以外,别无奇书。

读未见书,如得良友;见已读书,如逢故人。

何思何虑,居心当如止水;勿取勿忘,为学当如流水。

心不欲杂,杂则神荡而不收;心不欲劳,劳神则疲而不入。

心慎杂欲,则有余灵;目慎杂观,则有余明。

案上不可多书,心中不可少书。

鱼离水则身枯,心离书则神索。

志之所趋,无远勿届,穷山距海不能限也志之所向,无坚不入,锐兵固甲不能御也。

把意念沉潜得下,何理不可得?!

把志气奋发得起,何事不可为?!

不虚心,便如以水沃石,一毫进入不得;不开悟,便如胶柱鼓瑟,一毫转动不得。

不体认,便如电光照物,一毫把捉不得;不躬行,便如水行得车,陆行得舟,一毫受用不得。

读书贵能疑,疑乃可以启信。

读书在有渐,渐乃克底有成。

看书求理,须令自家胸中点头。

与人谈理,须令人家胸中点头。

爱惜精神,留他日担当宇宙。

蹉跎岁月,问何时报答君亲。’ 戒浩饮,浩饮伤神。戒贪色,贪色灭神。

戒厚味,厚味昏神。戒饱食,饱食闷神。戒妄动,妄动乱神。戒多言,多言伤神。戒多忧,多忧郁神。戒多思,多思挠神。戒久睡,久睡倦神。戒久读,久读枯神。

【存养类】

性分不可使不足,故其取数也宜多。日穷理,日尽性,日达天,日入神,日致广大、极高明。情欲不可使有余,故其取数也宜少,日谨行,日慎行,日约己,日清心,日节饮食、寡嗜欲。

大其心,容天下之物;虚其心,受天下之善;平其心,论天下之事;潜其心,观天下之理;定其心,应天下之变。

清明以养吾之神,湛一以养吾之虑,沉警以养吾之识,刚大以养吾之志,果断以养吾之才,凝重以养吾之气,宽裕以养吾之量,严棱以养吾之操。

自家有好处,要掩藏几分,这是涵育以养深;别人不好处,要掩藏几分,这是浑厚以养天。

以虚养心,以德养身,以仁养天下万物,以道养天下万世。

涵养冲虚,便是身世学问; 省除烦恼,何等心性安和!

颜子四勿,要收入来;闲存工夫,制外以养中也。孟子四端,要扩充去;格致工夫,推近以暨远也。

注释四勿, “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四端: “恻隐之心,仁之端也;羞恶之心,义之端也;辞让之心,礼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

喜怒哀乐而日未发,是从人心直溯道心,要他存养;未发而日喜怒哀乐,是从道心指出人心,要他省察。

存养宜冲粹,近春温; 省察宜谨严,近秋肃。

就性情上理会,则日涵养。就念虑上提撕,则日省察。就气质上销镕,则日克治。

果决人似忙,心中常有余闲; 因循人似闲,心中常有余忙。

寡欲故静,有主则虚。

无欲之谓圣,寡欲之谓贤, 多欲之谓凡,徇欲之谓狂。

人之心胸,多欲则窄,寡欲则宽。人之心境,多欲则忙,寡欲则闲。人之心术,多欲则险,寡欲则平。人之心事,多欲则忧,寡欲则乐。人之心气,多欲则馁,寡欲则刚。

宜静默,宜从容,宜谨严,宜俭约;四者,切己良箴。忌多欲,忌妄动,忌坐驰,忌旁骛;四者,切己大病。

敬守此心,则心定;敛抑其气,则气平。

人性中不曾缺一物,人性上不可添一物。

君子之心不胜其小,而气量涵盖一世; 小人之心不胜其大,而志意拘守一隅。

怒是猛虎,欲是深渊。

忿如火,不遏则燎原; 欲如水,不遏则滔天。

惩忿如摧山,窒欲如填壑; 惩忿如救火,窒欲如防水。

心一模糊,万事不可收拾;心一疏忽,万事不入耳目;心一执着,万事不得自然。

一念疏忽,是错起头; 一念决裂,是错到底。

古之学者,在心地上做功夫,故发之容貌,则为盛德之符。今之学者,在容貌上做功夫,故反之于心,则为实德之病。

只是心不放肆,便无过差; 只是心不怠忽,便无逸志。

处逆境心,须用开拓法; 处顺境心,要用收敛法。

世路风霜,吾人炼心之境也。世情冷暖,吾人忍性之地也。世事颠倒,吾人修行之资也。

青天白日的节义,自暗室屋漏中培来; 旋乾转坤的经纶,自临深履薄处得力。

名誉自屈辱中彰,德量自隐忍中大。

谦退是保身第一法,安详是处事第一法,涵容是待人第一法,恬淡是养心第一法。

喜来时一检点,怒来时一检点,怠惰时一检点,放肆时一检点。

自处超然,处人蔼然。无事澄然,有事斩然。得意淡然,失意泰然。

静能制动,沉能制浮; 宽能制褊,缓能制急。

天地间真滋味,惟静者能尝得出; 天地间天机括,惟静者能看得透。

有才而性缓,定属大才; 有智而气和,斯为大智。

气忌盛,心忌满,才忌露。

有作用者,器宇定是不凡; 有智慧者,才情决然不露。

意粗性躁,一事无成; 心平气和,千祥骈集。

世俗烦恼处,要耐得下。世事纷扰处,要闲得下。胸怀牵缠处,要割得下。境地浓艳处,要淡得下。意气忿怒处,要降得下。

以和气迎人,则乖沴灭。以正气接物,则妖气灭。以浩气临事,则疑畏释。以静气养身,则梦寐恬。

观操存在利害时,观精力在饥疲时, 观度量在喜怒时,观镇定在震惊时。

大事难事看担当,逆境顺境看襟度,临喜临怒看涵养,群行群止看识见。

轻当矫之以重,浮当矫之以实,褊当矫之以宽,执当矫之以圆,傲当矫之以谦,肆当矫之以谨,奢当矫之以俭,忍当矫之以慈,贪当矫之以廉,私当矫之以公,放言当矫之以缄默,好动当矫之以镇静,粗率当矫之以细密,躁急当矫之以和缓,怠惰当矫之以精勤,刚暴当矫之以温柔,浅露当矫之以沉潜,溪刻当矫之以浑厚。

句子标签: